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大唐传奇歌姬,一世压下两大文豪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0-09-29责编:史真君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大唐盛世,是文明史上最璀璨的明珠。唐诗之名,更是古今中外,文化瑰宝。
这是一个诗人井喷的时代,大量才华横溢的诗人创作了大量的诗词歌赋,因此诗人之间不免互相较劲,看谁的作品更加优秀。
 
凉州词
王之涣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玄宗开元年间, 王昌龄、高适、王之涣三位诗人名声都很大,又都落魄不遇。
有天,天下着小雪。三位共诣旗亭,贳酒小饮。
所谓“旗亭”即酒楼,古代酒家在道旁筑亭,门前挑着一面旗子,上面画着酒坛或写个大大的“酒”字,故称为“旗亭”。
刚坐下不久忽有梨园中十几位歌妓,在伶官带领下,登楼会客。于是,三位诗人为避喧闹进了里间。不多久,又进来四位妙龄女郎,皆是当时京都著名的歌妓。
于是,王昌龄对高适和王之涣说:“我们三人都以诗知名,每每分不出高下。现在我们在此偷听诸歌妓歌唱,谁的诗入乐被歌最多,谁就为优。”
三人都说好。
 
不一会,一位歌妓唱到:“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于是,王昌龄用手在壁上一画,说到:“这是我的一首绝句”!
不一会,有一位歌妓唱到:“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夜台何寂寞,犹是子云居。”这是高适诗的《哭单父梁九少府》。于是,高适也用手在壁上一画,说到:“这是我的一首绝句”!
第三位唱的是“奉帚平明金殿开,强将团扇半徘徊。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这是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于是,王昌龄又得意地在壁上一画:“又是一首乐府”。
但是,始终没有歌妓唱王之涣作的诗歌。但王之涣并不着急,徐徐对高适、王昌龄说:“这些唱你们诗作的皆是潦倒乐官,只会唱一些‘下里巴人’之词耳。我的诗是‘阳春白雪’之曲,俗物敢近哉?”然后指着其中一位身穿紫衣、长得最漂亮的歌妓说:“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诗,吾即终身不敢与诸子争衡矣。脱是吾诗,子等当须列拜床下,奉吾为师。”
三人大笑,在里间等候着俟之。等到这位歌妓歌唱时,开口便是“黄河远上白云间……。”王之涣笑着对王昌龄等二位说:“乡巴佬,我没有说错吧”!于是皆大笑。
其实,在王之涣仅存的六首诗作中,有两首《凉州词》,另一首是:“单于北望拂云堆,杀马登坛祭几回。汉家天子今神武,不肯和亲归去来”。
此诗虽同为王之涣所作却不为人知。可见诗不要多,关键要好。另一位盛唐时人张若虚就留下一首乐府《春江花月夜》,结果是“以孤篇压全唐”。
唐朝的诗太多,太好,可谓是随便一篇都是上上之选。因此明珠如沙,但最璀璨的却依旧能够名传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