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东晋淝水之战后,谢安以少胜多大胜苻坚八十万精兵,本想北伐却因朝廷反对作罢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1-04-05责编:花样历史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383年前秦天王苻坚在统一北方之后,过于着急统一天下,不听从辅臣王猛的遗言,仓促率百万之众准备一举消灭东晋,但他太过自信,导致惨败于东晋军队,那东晋怎么没有继续趁热打铁去北伐,下面就来讲解
东晋淝水之战后,谢安以少胜多大胜苻坚八十万精兵,本想北伐却因朝廷反对作罢.jpg
    (一)、东晋本质就是一个偏安王朝,这就是决定其对北伐是持消极态度
    公元307年,司马睿携王导等人南渡后,于公元318年正式称帝,是为东晋。东晋虽然享国百余年,其王朝的本质特征就是偏安一隅,对北定中原大部分君臣都是采取消极态度。凡是主张北伐的大臣必然遭受东晋朝廷君臣的排挤。
    而未能遣军北讨,仇贼未报,此一失也。昔齐侯既败,七年不饮酒食肉,况此耻尤大。臣子之责,宜在枕戈为王前驱。若此志未果者,当上下克俭,恤人养士,撤乐减膳,惟修戎事。陛下忧劳于上,而群官未同戚容于下,每有会同,务在调戏酒食而已,此二失也。——《晋书》
    这是大臣熊远对司马睿所说之言,从这里就可以发现。晋元帝司马睿和朝臣并为对中原混乱局面采取有效措施和整军备战,只是忘记国耻和只顾游戏作乐。东晋初年,东晋朝廷就对被北伐采取消极态度,并且这种态度是多数朝臣所支持的。
    再名如名将祖逖,代表着北方汉族人民渴望南方汉族朝廷收复北方土地的愿望。祖逖在洛阳陷落后,率领亲族数百家南投东晋。祖逖是见识到北方百姓惨遭异族奴役之苦的,其北伐之决心是尤为坚定的。但是司马睿只顾开拓江南,无意北伐,但不敢明面阻扰,怕激起民怨。只拨给祖逖少量军需,让祖逖自行募兵组织北伐。国家收复失地,皇帝居然让臣子自行组织,可见东晋朝廷之真面目就是偏安王朝。
    臣谓今梓宫未反,旧京未清,义夫泣血,士女震动;宜深明周公之道,先雪社稷大耻,尽忠言嘉谋之助,以时济弘仁之功,崇谦谦之美,推后己之诚。——《晋书》
    此言是大臣周嵩对司马睿的进言,请求皇帝应该整军备战,进行北伐,一雪前耻。结果司马睿直接认为他忤逆旨意,被贬为新安太守。
    东晋朝廷偏安一隅的腐弱之心世人皆知,连君臣对北伐都是采取消极态度,这就注定其不可能在淝水之战大胜后光复中原。淝水之战东晋总指挥谢安、谢玄等人在取得大胜之后,准备乘机北伐,此时东晋王朝腐弱就显现的淋漓尽致。
东晋淝水之战后,谢安以少胜多大胜苻坚八十万精兵,本想北伐却因朝廷反对作罢
    淝水之战,谢氏家族戮力辅政才取得这次战役的重大胜利,同时谢氏家族的在东晋的声望也达到了顶峰。晋孝武帝担心谢安势力过大不好控制和其他世族不忍谢氏一家独大,在收复黄河以南地区后便停止了北伐,丧失了收复北方之机遇。晋孝武帝听信小人谗言,解除了谢安、谢玄等人的兵权,这就导致朝中主战派势力被主和派势力打压,主张北伐的势力集团被皇帝与朝臣挟制,所以,指望这样一个朝廷北伐不可能的。
    时会稽王道子专权,而奸谄颇相扇构,安出镇广陵之步丘,筑垒曰新城以避之。——《晋书》
    所以,东晋王朝本质上就是一个偏安王朝,国内统治腐朽不堪,对北伐采取消极态度,且东晋进行的大多数的北伐不是以光复北方为目标,是为自己赚取政治资本的方式,君臣对北伐态度消极,对于有志之士的北伐计划,君臣不但不支持,反而从中破坏,这就导致东晋王朝不可能进行彻底的北伐战争。
    (二)、东晋对百姓进行残酷的剥削统治,导致国内统治阶级与平民阶级矛盾尖锐
    东晋能够打赢这一场反侵略战争,出来谢安等人巧妙的战略部署外,还有东晋人民反抗异族入侵同仇敌忾的决心。当一个种族面对异族的入侵时,其国内的阶级矛盾便成为次要矛盾,相对缓和;反侵略的种族矛盾便成为淝水之战时东晋的主要矛盾。
    所以,在面对苻坚大规模入侵是,东晋内部统治阶级是相对于团结,这种反侵略的战争是得到人民大众的支持和拥戴的。所以谢安也巧妙地团结平民对侵略者进行抗争。而当淝水之战取得胜利之后,东晋朝廷解决了被外族侵略的威胁之后,统治者依然对平民百姓进行残酷的剥削。这就导致,人民与统治阶级的矛盾,再度上升为主要矛盾。
    元嘉之乱后,北方汉族大量南迁,因此南方的人口也急剧增加。而北方士族南迁后,在南方的统治阶层数量就急剧增加,由于东晋王朝被门阀世族所左右,士族势力极为雄厚,土地被门阀世族大肆占有。导致有些百姓亡命山泽,有些沦为士族的部曲、佃户和奴隶。
    且东晋一朝,门阀世族也左右着做官入仕之路。寒门士族得到权力上升途径被阻塞,百姓的诉求也得不到解决。因此在晋元帝司马睿在建立东晋到晋孝武帝淝水之战时,东晋就爆发国数十次小规模的农民武装暴动。而淝水之战后,皇权依旧孱弱,权力被世家大族所掌控。百姓诉求无望,便在宗教中寻求精神归宿。
东晋淝水之战后,谢安以少胜多大胜苻坚八十万精兵,本想北伐却因朝廷反对作罢.jpg
    因此,在门阀世族垄断政权,寒门士族仕宦受阻和百姓遭受剥削时,这两个阶级很容易联合起来。就比如孙泰利用五斗米道广收教众,打算伺机作乱,而孙泰本人于淝水之战十五年后因被人揭发谋反被司马元显诛杀。第二年就爆发孙泰侄子孙恩率众起义,起义军一度攻城掠地,甚至几度威胁东晋京师建康。
    孙恩率领的农民起义被绞杀后,孙恩旧部卢循已然率部进行抗争,这场农民起义长达十几年,就发生在淝水之战后十五年,可见东晋王朝解除来自苻坚的种族威胁后,依然不改革原来的治理模式,导致阶级矛盾再度上升为东晋内部的主要矛盾,所以,东晋王朝内部是不稳定的。内部极为动乱的国家,是不能指望其进行彻底的北伐。
    泰见天下兵起,以为晋祚将终,乃扇动百姓,私集徒众,三吴士庶多从之。于时朝士皆惧泰为乱,以其与元显交厚,咸莫敢言。——《晋书》
    (三)、门阀世族左右政权,皇权孱弱,统治阶层内部派系林立,互相掣肘
    司马睿退守南方,东晋是依靠南迁的北方大族王导为主联合南方世族建立起来的汉族地主阶级王朝,政权被世家大族所左右,皇帝几乎没有话语权。而世家大族中以颍川庾氏、谯郡桓氏、陈郡谢氏、太原王氏为主,北方门阀世族内部派系林立,内斗不断,南北世族之间冲突也未曾停止。而世家大族属于大地主阶级,所颁布法令皆是维护地主阶级利益,导致国内寒族与平民惨遭剥削。因此,门阀世族对于东晋王朝的统治是危害极大的。而世家大族左右政权,对于北伐是有以下两点危害的。
    1、世家大族内部派系林立,多方势力互相掣肘
    前面说过,东晋世家大族中以颍川庾氏、谯郡桓氏、陈郡谢氏、太原王氏为主,各家轮流掌权,互相牵制,不能形成一致对外的统一战线。其中以谢安淝水之战大捷后,各家不忍谢家一大独大,因而攻击谢氏异族,导致谢安、谢玄北伐中止。要知道,淝水之战就是谢氏一族掌权后,极力调和各派之间的矛盾,使得战前有了难得一见的团结局面。
    等到淝水之战大捷后,北伐收复失地也在谢安的领导下进行,结果各族势力纷纷进言国家连年征战,需要休养生息为由,终止了北伐。各家大族之言,休养国家是假,牵制谢氏一族势力是真。导致战后,领导人物谢安、谢玄等人就被迫上交权利,不久病逝。领导人物消亡后,其部将已然不成气候,相继被其他势力或镇压、或收买。
    2、世家大族联合执政,致使淝水之战后,荆扬方镇之争烽烟再起
    东晋衣冠南渡后,南迁的百姓大多都被安置的荆州和扬州,因此荆州和扬州成为抗拒北方游牧民族势力的前线,也成为东晋王朝的军事重镇,自然也成为了世家大族相互争夺的地方。由于世家大族各方势力在荆州和扬州的角逐,导致荆扬之争贯穿整个东晋王朝始终。
    由于世家大族左右政权,皇权被迫沦为世家之从属。因此在荆州、扬州相继主政的世家大族也逐渐成为威胁中央安全的强大藩镇,兵势浩大。而到了淝水之战后,荆州、扬州的藩镇势力依然不可遏制。而世家大族不断压制皇权,致使全国各地州府成为实力大小不一的藩镇,到了后期,东晋王朝已然成为如东周王朝一样的摆设物。进行北伐战争本就需要举国之力,但是淝水之战后,方镇之争又在悄然进行,各方势力纷纷参与国内争斗,内乱不止的背景下,北伐战争只能休止。
     面临一致利益时南方掌权者统一战线,在面临利益分歧时,无论是大局还是小局,自身利益才是至高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