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抗战史上损失惨重一战:长衡会战,也是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1-02-18责编:花样历史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1944年盟军在一系列越岛登陆作战中,突破了日军在太平洋的内防御圈,日本海军遭到重创,随后盟军发起进攻菲律宾的登陆战役,在莱特湾海战中击溃了残余的日本舰队。盟军在西太平洋获得空中和海上的压倒性优,日本除了从路上打通交通线外,已没有退路
抗战史上损失惨重一战:长衡会战,也是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jpg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横扫整个东南亚,美英军队在日军的进攻下一路溃逃,连菲律宾总统和麦迪阿瑟都是美军千辛万苦才救出来的,而驻菲美军则全部成了日军的战俘。英军方面,在马来西亚的空军基地被日军偷袭,配合海军作战的两百多架战机全数被击毁。以威尔士亲王号为首的英军舰队与日军舰队鏖战,结果在没有战机护航的情况下很快被击毁。这场战斗也体现出海空协同作战的重要性。英国人以血的代价领会了这一点。
    在整个1942年上半年,在亚洲日本所向披靡,使美国人和英国人惊恐万分,纷纷撤向印度,以期反攻。在此时,也发生了几次规模较大的战斗,如远征军入缅相继进行了同古保卫战和仁安羌大捷等战斗。美军与日军也在1942年4月在澳大利亚的珊瑚礁附近爆发了珊瑚岛海战,虽然日军伤亡略大,但在此时仍掌握主动权。在欧洲战场上,希特勒虽然遭受了进攻莫斯科的惨败,但在1942年上半年依然相继侵入高加索地区,苏联军队损失惨重,被动防御。可以说,此时,战局对反法西斯同盟阵营异常不利。而此时中国第三次长沙保卫战的胜利,无异于给同盟国集团打了一针强心剂,让美国人和英国人看到,日本人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战胜。
    第三次长沙会战是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策划的,企图攻占长沙城、消灭第九战区的一次较大规模的战斗(当然日本大本营的目的是策应香港方面日军的进攻)。此役,日军调集了精锐的弟十一军主力约12万人,中国方面以第九战区为主力,调集约30万人马。此战,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首次使用自创的“天炉战法”,即命令第十军死守长沙拖住日军,薛岳调集第九战区的主力部队在长沙附近形成一个大的包围圈,计划一举吃掉日军主力。一场大战即将来临。
    1941年12月24日,日军第六、第四十师团强度新墙河,与中国军队第20军133师交战,战斗正式打响。
    26日,第6师团第23联队在龙凤桥与第133师部队激战8个小时,于当日21时占领阵地。当晚该部抵达新市对岸。
    由于日军各部进展顺利(当然,除了日军战斗力强之外,中国军队也在诱敌深入),阿南惟几在28日突然下令日军迅速放弃被围目标,以最短时间攻占长沙。由于日军事先准备不足,后勤给养又没有及时跟上,这个时候只能依赖空投了。
    老天似乎垂怜中国,在28日湖南天降大雪,日军空投量也被迫减少。日军在战前只准备着120发步枪弹,此时弹药已经不足了,日军在后来的战斗中失利的重要原因即在于此。
抗战史上损失惨重一战:长衡会战,也是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
    日军第三师团由于进展顺利,于31日傍晚抵达长沙城下,第六师团在航空兵的配合下,也在之后配合第三师团进抵至长沙城下。
    此时第十军已经准备完毕,正以逸待劳,准备痛击日寇。
    长沙城的防御工事自1939年起修筑,第十军更是一支精锐之师,打防御战是其拿手好戏。所以以第十军来吸引日军进攻,可以说,是一个足以让日军上钩的诱饵(日军从第一次长沙会战开始就把第十军和第七十四军看作死敌)。且在周围相继部署了第26军、36军、79军以及在北伐中被称为铁军的第4军。
    前面已经说过,由于缺乏弹药,日军战力大减,在加上对手为精锐德中国军第十军,所以在长沙城,日军猛攻四日都无法全面占领长沙城。再加上长沙城附近的岳麓山有国军部署的榴弹炮阵地,居高临下对对日军形成极大地威胁,故日军伤亡惨重,战局悄然发生变化。
    4日,薛岳下达了追击令,命令以部署完毕的各军对当面日军全力进行打击。至5日,长沙附近已无日军动向。
    可以说,第三次长沙会战是一次较大规模的胜利,此战后,日军在两年内未对第九战区发动进攻,在很大程度打乱了日军的部署。也有利的促进了中国与同盟国国家开展外交,中国获得了印度等国家的支持和得到了美国的有力援助,为抗战的胜利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可就是在盟军横扫轴心国集团这个胜利在望的有利局势上,曾经给予同盟国极大鼓舞和希望的长沙却在1944年陷落了,第九战区也遭到了重创。
    1944年,日本大本营在经过周密部署后发动了在中国战场上最大规模的“一号作战”,作战抵御包括河南、湖北、湖南、贵州等地。并分为两个阶段,在河南战场上,第一战区与冈村宁次的华北方面军的作战称为豫中会战。在湖南战场上,第九战区与横山勇的第11军的作战称为长衡会战,也称为湖南会战。
    1944年5月,日军开始进攻河南的第一战区,由于日军准备充分,在加上汤恩伯在河南不得民心,有“水旱汤蝗”之名。在加上第一战区长官部指挥不利,日军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拿下了河南大部,包括郑州、洛阳、开封、许昌等城市。第一战区主力一路西撤,进入陕西。
    完成第一阶段的作战后,日剧开始着手进攻湖南,横山勇更是想一举消灭第九战区主力,生擒薛岳。
    1944年5月26、27日,日军第十一军各部队兵分三路向鄂南、湘北之国民党军发起攻势,揭开湖南会战之序幕。
    第九战区的司令长官薛岳此时依然未改变战法,仍以“天炉战法”为要,准备在长沙附近痛击日军。由于对日军实力估计不足,在战斗一开始,第九战区并未得到其余战区的有力支援,直到战事越发恶劣,重庆当局才陆续抽调兵力支援第九战区作战。
    然而日军并不是一支不懂变通的部队。第三次长沙会战失败后,日军通过种种研究,即完全知悉了“天炉战法”。所以此次日军进攻长沙前,即先调集大批军队对长沙周边进行全力进攻,打的各路国军节节败退,建制不齐。之后日军对长沙附近的岳麓山阵地进行全力进攻,在攻占其阵地后,日军开始全力进击长沙,6月18日,长沙城失守,长衡会战的第一阶段随之告终。
抗战史上损失惨重一战:长衡会战,也是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jpg
    日军攻陷长沙后,立即南下准备攻占衡阳,然后在攻下桂林,占领美军在中国的两大军事基地。第九战区立即部署保卫衡阳。此时第十军正驻防衡阳,所以他们成为保卫衡阳的主角。
    第十军军长方先觉在得到蒋介石的命令后,立即召开军事会议,积极划分各师的防御地域,并修筑工事,准备死守衡阳。
    由于衡阳在长沙以南,所以算得上是大后方,长久以来,日军铁蹄并未踏进衡阳,衡阳也在建设之下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现代城市。路况良好,车辆川流不息,饭店、西餐厅、咖啡馆等鳞次栉比,美国大兵在衡阳随处可见,所以,蒋介石对衡阳的防御极为重视,一方面命令第十军死守衡阳,另一方面也急调各路援军准备增援衡阳。
    然而各路军队面和心不合的现象层出不穷,如62军和79军的军长就认为仗打胜了,那不全是方先觉的功劳。所以尽管在衡阳周边的军力达7个军之众,但衡阳死守47日,援军依然未到。只有79军等进入了衡阳郊区。
    第十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战果卓著,又在常德会战中力挫敌军,给敌军以重大打击,所以一时间被给予厚望。但在常德会战中,第十军伤亡惨重,在之后更是有整无补。所以在此次常衡会战中,第十军其实是以不满员的状态在作战,总数只有17000余人,而日军攻击衡阳的兵力达四个师团。但第十军不畏强暴,硬是打出了伤敌数超过自身兵力总数的佳绩。所以在战后《大公报》的评论称:“衡阳虽已陷入敌手,衡阳守军的战绩仍在!拿衡阳做榜样,如果每个城市都是衡阳,都能守住四十七天,一个一个的硬打,一处处的死拼,请问:日寇的命运还有几个四十七天?”
抗战史上损失惨重一战:长衡会战,也是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
    日军似乎停不下来,在相继攻下长沙、衡阳后,仍不罢手,兵峰继续向南,准备进攻桂林。为什么要进攻桂林呢?因为它和长沙一样,都有中美空军基地进驻。而美军战机对日军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且美军在桂林的基地以对日本本土的轰炸为基本任务,所以日本大本营发动此次作战的最终要目标就是要拿下桂林。
    由于国民政府军政部内部一直存在分歧,以徐永昌为首的将领认为应继续在衡阳一线与敌对峙。而白崇禧等人却认为应急调第四十六军等在衡阳一线的军队回防桂林,蒋介石虽然在最后采纳了白崇禧的建议,但为时已晚,11月10日,日军攻占桂林。
    在这里说一下,虽然桂林陷落,但让日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被称为“最令日军胆寒的战役”,守城将士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与日军鏖战,大部战死。少数民族居民和民兵也配合国军部队守城,最后多数被日军所释放之毒气所杀。
    至此,长衡会战全面告终,国军失去了包括长沙、衡阳、桂林等大城市,相应的,美军数个军事基地被日军攻占,中国的国际地位大大降低,后来,直到远征军光复缅甸和云南,雪峰山之战的胜利才使国军一雪前耻。
今天我们要珍惜抗日战争中,我国那些军民和敌人抗争到底的精神,换来的抗战胜利,把中国发展的更强大,让那些觊觎我国国土的国家知难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