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谭嗣同和毛泽东两人毫不相干为什么史学评价两者思想一脉相承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1-02-13责编:花样历史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毛泽东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求学期间,老师杨昌济特别看重谭嗣同的《仁学》,提倡人人要有独立奋斗,发动心力的精神,这也影响了毛泽东的一生
    毕竟从常识上来看,谭嗣同当年在北京菜市口赴难之时,毛主席那时也还只是一位尚未走出湖南韶山冲的少年。
谭嗣同和毛泽东两人毫不相干为什么史学评价两者思想一脉相承.jpg
    一位是晚清时期,伴随着戊戌变法失败而陨落的慷慨殉道者,一位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领导劳苦大众,筚路蓝缕,开创新中国的伟大领袖,他们俩之间的距离,乍看起来,真的很遥远。
    但请大家不要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杨昌济。
    正是因为这位杨先生,才让原本看起来毫无瓜葛的两个人,在时空的鸿沟之间,得到了相聚的机会。
    也使得当年两位同样怀揣着救国梦的年轻人,跨越时空,最终薪火相传。
    谭嗣同当年没有实现的救国理想,最终在后者的手中得以实现。
    谭嗣同,其实不只是个变法者
    不少小伙伴们对于谭嗣同的印象,大多停留在晚清那场戊戌变法当中。
    作为因变法失败而被处死的“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的那首著名绝命诗,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变法失败之时,昔日曾经慷慨激昂于庙堂之上的同辈们,或化妆奔亡,苟且逃窜;或痛哭流涕,俯首认罪。
    只有这位,在提前得知大难即将来临的消息之后,甘愿用生命为变法的失败殉葬。
    在最后时刻,即便输,也要选择用最华丽的方式谢幕。
谭嗣同和毛泽东两人毫不相干为什么史学评价两者思想一脉相承
    光绪二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宣武门外的菜市口,刽子手扬起了手中的刀,劈下了谭嗣同等人的头颅。
    深宫之内的西太后觉得,这下子,天下总该“太平”了。
    然而,她却没有料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湖湘之地,一股蓬勃的思潮正在潜流暗涌,谭嗣同就义的消息传到这里之后,反而使得这股思潮变得愈发炽烈起来。
    这便是谭嗣同当年所提倡的“仁学”。
    谭嗣同乃湖湘文化的开继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北京陨落的只是谭嗣同的肉体,作为变法者,他失败了;但是作为一位为湖湘文化注入革命活力的思想大师,他的影响,却依然正在路上。
    在他的身后,有杨昌济,有蔡和森,还有毛泽东。
    湖湘文化新发展
    湖南这个地方,历来人杰地灵,从北宋时期就形成了“忧国忧民”的湖湘文化,后来虽一度因南宋灭亡而沉寂下来,但最终又在明末清初时期再次复苏起来。
    当时的湖湘文化代表人是王船山,他的“三义说”、“三罪说”倡导了一个基本内容:
    高举民族大义的旗帜,痛斥可耻的汉奸、卖国贼。
    王船山的学说,奠定了近代湖湘文化的基础,也收获了一大批晚清、民国时期的粉丝。像戊戌变法时期的谭嗣同、梁启超、唐才常,民国时期的章太炎、章士钊等人无不对王船山的学说推崇备至。
    出身浏阳的谭嗣同更是深受王学影响,从小便立下宏愿: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以续衡阳王子之绪脉。”
    谭嗣同所处的年代,是我国近代史上,最屈辱最辛酸的年代,在西方列强的枪炮声中,古老的中国以一种极其尴尬的姿态,迎接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随着一系列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一块块被迫租借、割让出去的领土,从国家身上生生撕裂下来,中国沦为了列强宰割的对象,民族危亡空前严重。
    当时,每一位爱国民众都在焦虑着,中国该怎么办?成为了摆在所有有识之士面前的,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然而,这个答案在旧经学里,始终无法寻得,因此,许多人便产生了废旧学,提倡新学的思想。
    谭嗣同就曾这样评价白耗自己三十年之精力的旧学:
    惨鸷刻核,尽窒生民之灵思,使不可复动,遂开两南北诸大儒之学派,而诸大儒亦卒莫能脱此牢笼,且弥酷而加厉焉。
    为此,谭嗣同提倡把新学作为开启民智,振兴国家的良方。他在后来的日子里,将自身的儒家思想,混合了佛学三藏,又注入了任侠的墨家之义,同时吸收、融汇了西方自然学科要义,最终将王船山的学说发展、延续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仁学。
    心力说,激励后人
    在谭嗣同的仁学之中,最着重于“心力说”。
    那么什么是心力说呢?简而言之,就是人定胜天。
    谭嗣同所处的年代,晚清政府腐败腐朽,中国在列强的虎视眈眈之下摇摇欲坠。
谭嗣同和毛泽东两人毫不相干为什么史学评价两者思想一脉相承.jpg
    作为一个有着强烈救国志愿抱负的爱国青年,谭嗣同深深感到,自己虽有力挽狂澜之心,周遭却似有重重罗网,总让人感到力有不逮。
    为此谭嗣同便强调运用全部的心力,去寻找救国救民之途径,他觉得心力是冲破罗网,普渡众生、拯救民族的根本力量。
    他强调个人在社会历史中的主体地位,突出个体意志自由和主体创造性,反天命,反独断,相信人的力量能够创造历史,能够改变历史。
    这个思想对后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也改变了许多人的思想和世界观,特别是此时尚在岳麓书院求学的杨昌济。
    维新变法之时,谭嗣同等人返湘兴办新学,一时间,湖南学风,为之一变。
    光绪二十四年《国闻报》曾有过这样的报道:
    湖南风气日开,较之江海之省,有过之无不及也,不半载之间,讲堂之场居然林立,或暂僦书院屋舍,或另赁于市民房,人尽愤兴,士皆淬厉,为楚有才,于斯为盛。
    此时尚在求学时期的杨昌济沉浸在这股思潮当中,昔日的旧学思想被洗涤一空,谭嗣同的仁学当中的心力说,让他顿时感到有醍醐灌顶之效
    后来杨昌济就曾在自己的课堂上讲道:
    余研究学理十有余年,殊难极其广大,及读谭刘阳《仁学》,乃有豁然贯通之象,心力迈进,一向无前,我心随之,猝增力千万倍。
    自此杨昌济便追随谭嗣同等人,倡导维新,参加谭嗣同等人所创的南学会当中,积极投入到拯救国民于危亡之际的活动当中。
    后来,维新变法失败,谭嗣同慷慨赴死的消息传回湖湘之地,在当时的士子当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湖湘文化,历来提倡的是忧国忧民,然而到了谭嗣同这一代,他却用一种决然的姿态,为湖湘文化注入了舍身取义、为万世之大我牺牲小我的献身精神,湖湘文化,自此开始蜕变焕新。
    杨昌济后来执教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开课授教,他曾在课堂上,这样评价了谭嗣同的甘于赴死的壮举:
    吾观世之君子,有杀身亡国而不悔者矣,彼非不欲生,实不忍以一身一家而害天下后世也。
    杨昌济在课堂上还教导自己的学生,要做一个准备肩负历史重任的人,要有为国家,为民族而牺牲自我的献身精神,将谭嗣同的生平、思想传递给自己的学生。
    而在他讲课之时,座下有一个年轻的学生此刻正认真恭录着这段语录。
    这个学生便是毛泽东,杨昌济最喜爱的学生,当时的毛泽东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当时他以一篇文章,得到了杨昌济大加赞赏,并给了他100+5分的破格优异成绩。
    这篇文章的名字就是《心之力》。
    故吾辈任重而道远,若能立此大心,聚爱成行,则此荧荧之光必点通天之亮,星星之火必成燎原之势,翻天覆地,扭转乾坤。戒海内贪腐之国贼,惩海外汉奸之子嗣;养万民农林之福祉,兴大国工业之格局;开仁武世界之先河,灭魔盗国际之基石;创中华新纪之强国,造国民千秋之福祉;兴神州万代之盛世,开全球永久之太平!也未为不可。
谭嗣同和毛泽东两人毫不相干为什么史学评价两者思想一脉相承
    薪火相传
    后来,毛泽东曾与斯诺交谈时,曾提及:
    在我青年时代,杨昌济对我有很深的影响,给我印象最深的教员就是他。
    深受谭嗣同影响的杨昌济,也将自己的思想潜移默化地传递给了青年时代的毛泽东。
    在长沙第一师范这五年,得遇良师,使得毛泽东的视野大为开阔,也最终构架出了湖湘文化发展传承的一道清晰脉络:
    王船山——谭嗣同——杨昌济——毛泽东。
    谭嗣同的心力说,最终奠定了毛泽东好强,乐观,自负,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
    少年时代,毛泽东就立志“改造中国,改造世界”,“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大革命时期,在党的事业遭受挫折之时,他没有被困难击倒,“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蒋介石的疯狂围剿,他没有屈服,美苏封锁打压,他没有退却,愈压愈坚的情况下,他带领着中国人民,走出了一条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自力更生,独立自主的道路。
    “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这种豪迈的气概,正是当年谭嗣同所提倡的人定胜天理念所在。
    当年谭嗣同失败了吗?
    作为变法的殉道者,他的火焰仿佛最终黯然熄灭,可是,在那团漆黑的余烬当中,却依旧闪烁着些许金红色,依然在无声无息地燃烧着,虽然只偶尔迸出几点星火,却在后来历史的狂风当中最终爆发,并将那座腐朽的大厦彻底吞没。
   谭嗣同,毛泽东这两位生活在不同时期的人,虽然没有太大关联,但他们的爱国精神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