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西安事变中,何应钦为何骂宋美龄:“女人家懂得什么”?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1-01-15责编:史真君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西安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转折点,国共合作,开始一致对外,有重大历史意义。但这其中也有很多有意思的波折,是后人喜欢追寻的。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软禁蒋介石,通电全国,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发生后,素以谦和忍让著称的何应钦一反常态,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同宋美龄公开翻脸,力主出兵讨伐张杨。何应钦的这种态度,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是企图置蒋介石于死地,并露出了取蒋而代之的真面目。历史的真相真是如此吗?
 
"西安事变"发生当晚,国民党马上召开中央常务委员会议,就"西安事变"进行紧急磋商。会上,何应钦以维护国家纲纪为由,认为不能因为蒋介石一个人的安全,而置国家纲纪于不顾,主张立即出兵讨伐张、杨;而宋子文等人则认为张、杨此举还有"说服之余地",现在当务之急是先弄清蒋介石现在的情况,再做决定。
 
 
 
会上,主战与主和派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最终主战派的意见占了上风。国民政府当夜发布命令:“张学良通电叛国,殊堪痛恨。身为军人,竟冒犯长官,实属违法乱纪,张学良褫夺本兼各职,所部军队归军事委员会直接指挥,交军事委员会严办”。
 
这次特别会议赋予了何应钦非常时期指挥调动军队之权。何应钦于是代表南京政府发布戒严令,切断南京与西安的切通讯和交通,封锁消 息并派数架飞机飞赴西安上空侦察。而忠于蒋介石的复兴社,则连夜召开紧急通会议,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营救领袖"。当时的南京可以说是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事变发生时,宋美龄正在上海主持"全国航空建设会",全然不知蒋介石在西安被扣之事。这这天下午,孔祥熙风风火火地地闯进其寓所,告知她蒋介石在西安被扣之事后,宋美龄几乎晕了过去。
 
 
 
几乎与此同时,南京等地的传闻也弥漫在上海街头。什么“红军已占领了西安,正在全城洗劫”;什么“东北军、西北军全变成了土匪,学良要蒋委员长付赎金 8万元”,还有什么“蒋委员长已经被杀,张学良已经投靠了共产党”,种种捕风捉影之谣言让人真伪难辨。
 
宋美龄不愧为女中豪杰,被谣言包裹之中的她,仍然难得的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她当夜即由上海返回南京,并在甫抵南京时,发表公开声明:中央于真相未明之前, 决定张学良之处罚,余殊觉措置太骤 。立即动员军队讨伐西安,非健全之行动 。”
 
在这份声明中,宋美龄大声呼吁:“请各自忍耐 , 勿使和平绝望 , 先尽力求委员长之出险 ”, 劝大家保持冷静,寻求对事变的和平解决。她明确指出:“余虽为妇人 ,然绝非为营救丈夫之私;倘若径施轰炸西安, 不独使领袖之生命陷于危殆 ,即陕西数千万无辜良民, 亦重罹兵燹之灾!”
 
 
宋美龄知道,仅凭一份声明,是阻止不了何应钦的。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来张治中,要张设法阻止何应钦,确保蒋的安全。随后,宋美龄立即与英、美等国驻华大使联系,得到了英、美支持她的保证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知道,虽然张治中不可能阻止何应钦,但有了英、美的支持,何应钦是不敢胡作非为的。
 
要救蒋介石,首先要弄清楚西安现在的情况,更要弄清楚蒋介石现在是死是活。当时南京到处传言蒋介石已被杀,宋美龄坚决不信,因为她了解张学良,不相信张学良是个鲁莽之徒。西安事变前,张学良与蒋介石、宋美龄往来频繁,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更是宋家的常客,曾认宋老夫人为干娘,与宋美龄可谓姐妹情深。张学良扣押蒋介石的目的,也只是要求停止内战,共同抗日,如果杀了蒋介石,对共同抗日的大业有百害而无一利,张学良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为了以防万一,宋美龄还是派出了曾当过张学良的顾问,且张学良非常尊重的端纳先赴西安打听消息。端纳给蒋介石带去了宋美龄的一封亲笔信,信中有"南京方面戏中有戏"之语,向蒋介石暗示何应钦已有取蒋而代之之意。
 
 
 
12月13 日下午,宋美龄终于在中央党部见到了何应钦。何应钦并没有太把宋美龄放在眼里,继续坚持抢先发动攻击,并向国民党的元老们反复强调讨伐张、杨之必要性和刻不容缓。更令宋美龄生气的是,一向与蒋家渊源甚深的戴季陶不但不阻止,还从旁煽风点火,胡说什么并造谣说张、杨已与毛泽东商量好了,劫持领袖就是为了投奔共产党。
 
此时的宋美龄反而异常冷静。她先对何应钦说,张、杨要求 的不过是抗日而已,一定有办法和途径解决,何必一定要大举进攻西安?即使要动兵,那也得在救出蒋介石之后,“今日若遽用武力,确将危急委员长生命。”但何应钦却以维护国民政府威信为由加以拒绝,并骂宋美龄道:"你女人家懂得什么?国家的事,不要你管!"
 
 
宋美龄一生中,从未受过如此羞辱,她声泪俱下地回敬道:"我要你这个姓何的瞧瞧,到底是女人家懂得什么,还是你这个臭男人懂得什么!"接着,她用几近哀求的声音,请在座的国民党大员们稍加忍耐,不要使和平解决的希望破灭,更不要让蒋介石遭遇不测。她声泪俱下地说:"战争一旦开始,蒋介石就算不被炸死,也会被东北军杀害。蒋介石的生死并不是她个人的事,今日之中华民国若无蒋介石,很难再形成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统一政府,中国必然会陷入乱战,军阀割据的时代又将到来。她恳求在座诸位相信她,她绝对不是为了救丈夫而置国家和民族利益不顾的女人。最后,她眼含热泪对黄埔系的军官们说:“委员长待你们如子弟,目前正为诸位敬谨遵行师训之时 。”
 
但是,任凭宋美龄说得再动情,何应钦仍然一意孤行。他自任"讨逆军"总司令,任命刘峙、顾祝同任"讨逆军"东、西路军集团军司令,沿陇海路两侧进攻西安。何应钦还令空军配合,前往轰炸渭南、富平、三原等地,内战一触即发。
 
 
 
形势如此严峻,远在西安的蒋介石心里是怎样想的呢?蒋介石是很怕死的,当张学良希望他命令何应钦停止进攻,以免引起全面内战时,蒋介石忙不迭的给何应钦下达手令,要求何应钦“星期六以前,停止轰炸为要。”
 
为了将蒋介石的手令传到南京,张学良特地让被扣在西安的蒋鼎文持这张手令飞赴南京,并特地让让蒋鼎文邀请冯玉祥一起面呈何应钦。何应钦这才勉强同意暂停对西安的军事行动。
 
为了早日营救出蒋介石,宋美龄向何应钦提出让宋子文亲赴西安,何应钦知道无法阻拦宋美龄,转而向宋子文施压,要宋子文不要去西安。宋美龄于是提出宋子文以私人名义去西安,并不代表政府,何应钦这才勉强同意。
 
 
20 日,宋子文在西安将宋美龄的一封亲笔信交给了蒋介石,信中说道:“如子文三日内不回。则妹必来陕与兄共生死也。”蒋介石看完书信,不禁老泪纵横。
 
10月22日,宋美龄与戴笠、端纳一起飞往西安。此行是凶是吉,宋美龄并不知道。但她知道,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是保证民族利益的唯一途径 。为了和平解决这次事变,需要一个在蒋介石和张学良以及延安之间进行斡旋的关键人物 , 宋美龄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只有她能改变蒋介石的态度,也能取得张学良的信任。
 
此时的张学良也正陷入进退维谷之中。他本以为发动兵谏后,蒋介石会很快答应他联共抗日的主张,没想到现在不但于事无补,反而南京方面要来讨伐自己。如果一旦自己和南京开战,岂不是成了民族的罪人?
 
 
 
宋美龄的到来,让张学良看到了走出困境的希望。经过张学良的引荐 , 宋美龄周恩来进行了两次长谈 。周恩来表示只要蒋介石同意抗战,中共就拥护他为领袖 。宋美龄也表示 “我等皆为黄帝裔胄 ,断不应自相残杀 。凡内政问题皆应在政治上求解决”,僵局渐渐被打破了。
 
12月 23日与24日, 宋美龄、宋子文代表蒋介石同张学良以及中共的谈判正式开始 。谈判中,她同意了中共提出的 “三位一体”、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六项主张,而蒋介石也接受了这六项主张,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大局已定。
 
12月25日,一个圣诞节的下午,蒋介石在张学良的护送下,离开西安机场,飞抵洛阳。一场空前的内战得以避免,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就此得到了建立。
 
 
 
宋美龄在西安事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她是 “第一夫人”,也是蒋的政治助手,与张学良私交甚厚。她对亲日派有威慑力,对元老派有凝聚力,对嫡系有号召力, 对蒋介石有感染力, 对张学良有说服力, 对国际社会有影响力 ,这正是她能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基础。
 
宋美龄还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对于南京、西安和延安的三种不同政治势力,她采取了恰到好处的协调和手段。面对强硬的何应钦等主战派,她针锋相对,毫不退让; 对党内观望的元老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争取他们的支持;对蒋介石的黄埔系谆谆教诲,让黄埔系站在了自己身后,使得何应钦不敢轻举妄动;对张学良真诚而又冷静,对中共坦诚相待,显示出非凡的勇敢和自信。
 
 
 
西安事变后,端纳是这样评价宋美龄的:“委员长获得自由,应该感谢蒋夫人。当她飞到西安去时, 并没有多少人看好她。在人们也许要遭到失败的地方, 她却胜利了,她的人格把一切的困难都克服了 ”。
 
蒋介石获释后,放了蒋的张学良被软禁,而企图炸死蒋介石取而代之的何应钦却成了有功之臣,这是为什么呢?
 
其实蒋介石十分清楚,何应钦不敢也不可能代替蒋介石。何应钦在国民党内资历和声望都不够,蒋介石被扣押的那些天,国民党的党、政、军权并没有真正落在何应钦手里。虽然他可以调动军队,但他并不能让军队死心塌地的为他效命。所以何应钦还致电给在德国养病的汪精卫,要其回国主持局面,这也说明何应钦清楚,自己取代不了蒋介石。
 
 
 
何应钦做出主动进攻的样子,只不过是给张、杨和施加压力,增加政治解决西安事变的筹码。事实上,被扣的蒋介石也赞同何应钦使用武力去威胁张、杨,以战逼和,可以说在这件事上,何应钦与蒋介石是想到一块去了。所以西安事变后,蒋介石对何应钦仍然恩宠有加。若何应钦的真是想取蒋而代之,以蒋介石的性格,能够放过何应钦?
 
在1936年12月的那几天,主战、主和都只不过是救蒋的策略之争,在这之前以及在这之后,何应钦都是与蒋介石同穿一条裤子的。
 
 
 
西安事变之后,包括陈立夫、陈诚等人都认为何应钦以军事压迫西安,对西安事变和平解决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苟无军事上之威力,以迫使就范,张学良未必即能放弃其谬误之主张而俯首南京也。”
 
好在,最终西安事变是以符合历史潮流、国人期待的方式解决,给中国的发展、独立都带来了很大的正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