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被称为诗骨的唐朝文学家陈子昂一生名作无数,开了唐代诗文封闭走向开放之先河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1-04-08责编:花样历史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唐朝时期诗歌发展到达巅峰,而陈子昂的诗就像是盛开在唐朝的一朵瑰宝。陈子昂在诗歌改革方面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一直坚持着自己的追求风雅兴的文学风格,正是因为他的努力,尤其到后期贯穿整个唐朝文学发展,他对于盛唐文学的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被称为诗骨的唐朝文学家陈子昂一生名作无数,开了唐代诗文封闭走向开放之先河.jpg
    历史评价
    《新唐书·陈子昂传》:“唐兴,文章承徐庾之风,天下尚祖,子昂始变雅正。”
    卢藏用《右拾遗陈子昂文集序》:“横制颓波,天下翕然质文一变。”
    杜甫《陈拾遗故宅》:“有才继《骚》《雅》,哲匠不比肩。公生扬马后,名与日月悬。……终古立忠义,《感遇》有遗篇。”
    萧颖士:“近日陈拾遗子昂文体最正。”
    梁肃《补阙李君前集序》:“唐有天下几二百载,而文章三变。初则广汉陈子昂以风雅革浮侈。”
    韩愈《荐士》:“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柳宗元《杨评事文集后序》称:“文有二道:辞令褒贬,本乎著述者也;导扬讽喻,本乎比兴者也。···一唐兴以来,称是选而不怍者,梓潼陈拾遗。”
    白居易《初授拾遗》:“杜甫陈子昂,才名括天地。”
    朱熹《斋居感兴二十首序》:“余读陈子昂《感遇》诗,爱其词旨幽邃,音节豪宕,非当世词人所及。……然而恨其不精于理,而自托于仙佛之间以为高也。”
    戴复古《论诗十绝》六:“飘零忧国杜陵老,感寓伤时陈子昂。近日不闻秋鹤唳,乱蝉无数噪夕阳。”
    刘克庄《后村诗话》:“唐初王、杨、沈、宋擅名,然不脱齐梁之体,独陈拾遗首倡高雅冲淡之音,一扫六代之纤弱,趋于黄初、建安矣。”
    元好问《论诗三十首》之八:“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论功若准平吴例,合著黄金铸子昂。”
    方回《瀛奎律髓》:陈拾遗子昂,唐之诗祖也。不但《感遇诗》三十八首为古体之祖,其律诗亦近体之祖也。
被称为诗骨的唐朝文学家陈子昂一生名作无数,开了唐代诗文封闭走向开放之先河
    周履靖《骚坛秘语》:陈子昂初变齐梁之弊,以理胜情,以气胜辞。祖《十九首》、郭景纯、陶渊明,故立意玄远而造语精圆。
    鲍桂星《唐诗品》:唐初律体声华并隆,音节兼美,属梁、陈之艳藻,铲末路之靡薄,可谓盛矣,而古诗之流,尚阻蹊径。拾遗洗濯浮华,斫新雕朴,《感遇》诸作,挺然自树,虽颇峭径,而兴寄远矣。自馀七言诸体乃非所长,《春台》之作纯有楚声,此意寥寥,几乎尺有所短,竟使沈、宋扬波,宗称百代,慷慨瑰奇之气,尚诡于风人之度耶?
    李攀龙《唐诗选序》:唐无五言古诗,而有其古诗。陈子昂以其古诗为古诗,弗取也
    王世贞《艺苑卮言》:“陈正字淘洗六朝铅华都尽,寄托大阮,微加断裁,而天韵不及。律体诗时时入古,亦是矫枉之过。”
    胡应麟《诗薮·内编》:唐初承袭梁、隋,陈子昂独开古雅之源,张子寿首创清淡之派。盛唐继起,孟浩然、王维、储光羲、常建、韦应物,本曲江之清淡,而益以风神者也;高适、岑参、王昌龄、李颀、孟云卿,本子昂之古雅,而加以气骨者也。
    锺惺、谭元春《唐诗归》:唐至陈子昂,治觉诗中有一世界。无论一洗偏安之陋,并开创草昧之意亦无之矣。以至沈、宋、燕公、曲江诸家,所至不同,皆有一片广大清明气象,真正风雅。
    胡震亨《唐音癸签》:唐人推重子昂,自卢黄门后,不一而足。如杜子美则云:“有才继骚雅”、“名与日月悬,韩退之则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独颜真卿有异论,僧皎然采而著之《诗式》。近代李于麟,加贬尤剧,余谓诸贤轩轾,各有深意,子昂自以复古反正,于有唐一代诗,功为大耳。正如夥涉为王,殿屋非必沉沉,但大泽一呼,为群雄驱先,自不得不取冠汉史,王弇州云:“陈正字淘洗六朝铅华都尽,托寄大阮,微加断裁,第天韵不及。”胡元瑞云:“子昂削浮靡而振古雅,虽不能远追魏晋,然在唐初,自是杰出。”斯两言良为折衷矣。
    陈振孙:“其诗文在唐初趸首起八代之衰者。"
    王夫之《读通鉴论》:陈子昂以诗名于唐,非但文士之选也,使得明君以尽其才,驾马周而颉颃姚崇,以为大臣可矣。
    姚铉:“有唐三百年,用文治天下,陈子昂起于庸蜀,始振风雅。”
    康熙帝读《谏雅州讨生羌书》后评曰:“言蜀用兵利害,警切动听。”读《上军国利害事三条》后评曰:“百姓安则乐生,不安则轻生,洞达人情,可谓经国之言。”
    纪昀《四库全书总目》:“唐初文章,不脱陈、隋旧习,子昂始奋发自为,追古作者。韩愈诗云:‘国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柳宗元亦谓:‘张说工著述,张九龄善比兴,兼备者子昂而已。’马端临《文献通考》乃谓子昂:‘惟诗语高妙,其他文则不脱偶俪卑弱之体。’韩、柳之论不专称其诗,皆所未喻。今观其集,惟诸
陈子豪的文学作品从内容形式到政治复古慢慢随着时间发生变他将文学思想内涵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对唐朝后世的文学创造起到推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