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哲哲:清朝建立后的第一位皇后,是一位不折不扣完美妻子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哲哲 清朝 2022-12-08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博尔济吉特·额尔德尼琪琪格,即孝端文皇后、哲哲,清太宗皇太极之皇后,蒙古科尔沁贝勒莽古斯之女,孝庄文皇后和敏惠恭和大福晋的姑姑。接下来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给大家一个参考。

  1599年初夏时节,科尔沁大草原绿草如茵,百花齐放。贝勒莽古思家深宅大院里,不时传来一阵阵小女婴的哭叫声。这声音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大批的蝴蝶、蜻蜓和蜜蜂,从四面八方飞向这里。一时间,人们被这一奇异景象给惊呆了。纷纷传言说这个小女孩不一般,长大了一定会贵不可言。

  时光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间,这个叫哲哲的小女孩,就出落成了一个美少女。脸似皎月,肤如白雪,自带一股摄人心魄的风情。

  当时,辽东大地上,努尔哈赤以自己的雄才大略,能征善战,像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成为了蒙古各部争相依附的对象。

image.png

  莽古思为了给自己在乱世中,找到一个强大的靠山,答应了努尔哈赤的联姻请求,决定将爱女哲哲,嫁给努尔哈赤第八子皇太极。

  1614年,哲哲在一众蒙古至亲的护送下,长途跋涉,来到了建州女真。

  努尔哈赤为她和皇太极,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

  婚后,两人如胶似漆,形影不离。一个情窦初开,艳若桃李。一个意气风发,年少轻狂。尽管以前他们并没见过面,但在揭开红盖头的一刹那,四目相对,彼此都惊为天人。他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她是他心中的如花美眷。

  1626年秋天,努尔哈赤崩逝,经过一系列激烈的角逐,皇太极成为了后金的大汗,哲哲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皇太极的正宫福晋。

image.png

  1636年,盛京城内张灯结彩,万众欢腾。后金大汗从这一天起,改称皇帝,年号崇德,改国号为清。哲哲被封为中宫皇后,统摄六宫,母仪天下,成了大清朝最尊贵的女人

  当上了皇帝的皇太极,身边女人越来越多。为了爱新觉罗血脉的传承,只有三个女儿,一直生不出儿子的哲哲,陆续将自己的两个侄女布木布泰和海兰珠,都给皇太极纳入后宫,做了妃子。希望她俩能够给皇太极多生出几个皇子来,让皇太极多子多孙,江山社稷后继有人。

  皇太极深受感动,直夸哲哲有中宫皇后的胸怀和肚量,是世界上最贤惠的妻子。

  无数个月朗星稀之夜,她身单影只地站在清宁宫窗前。时间长了,她也就习惯了独守空房的每个夜晚。

  皇太极的眼里,除了海兰珠,谁都看不到了。他宠海兰珠,宠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后来,海兰珠病逝。

  海兰珠这一走,将皇太极的魂魄都带走了。他变得萎靡不振,无心于朝政,每日痴呆呆地捧着海兰珠的遗物发呆。

  哲哲担心皇太极的身体,她想尽办法为皇太极改善伙食,亲自用小勺一口一口地喂皇太极吃东西。她希望他能走出痛苦,恢复往日的英明威武,天下所有的苍生百姓,都在等待着他把国家治理得繁荣富强,领着他们过上好日子。

  可皇太极却顾不了这么多了,他满脑袋都是海兰珠,昏昏沉沉中,他握着哲哲的手,梦呓般地叫着海兰珠的名字。

image.png

  1643年秋天,连绵病榻多日的皇太极,突然口吐鲜血,永远地离开了她,离开了这个世界。

  哲哲悲痛欲绝,她忘记了一宫之主的尊贵,放声大哭。

  面对突然空出来的皇位,各方势力虎视眈眈,志在必得,剑拔弩张。作为皇太极遗孀,哲哲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为了使皇太极建立起来的清朝,能够平稳地过渡下去,不产生内讧,避免有可能引发的流血和牺牲。哲哲和布木布泰一同说服豪格,放弃了对皇权的争夺,并做通了大贝勒代善的思想工作,迫使多尔衮同意立布木布泰的儿子福临为皇上。

  最终,各方偃旗息鼓,达成共识。布木布泰儿子福临顺利即位,年号顺治,是为清世祖。

  哲哲和布木布泰都成了皇太后,并随同福临一同入关,进驻紫禁城。

  1649年,哲哲病逝,终年五十岁,和皇太极合葬于沈阳昭陵。

image.png

  纵观哲哲的一生,其实很不简单。这些年,随着清宫影视剧的热播,人们对布木布泰和海兰珠耳熟能详,却忽视了哲哲的光芒。和她的两个侄女比起来,哲哲不但不相形见绌,反而可能会更胜一筹。

  问什么这么说呢?

  在母以子贵的帝王之家,既没有亲生儿子可以依靠,又没有夫君长盛不衰的专宠,却能稳居中宫位置,二十多年屹立不倒,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之所以能够出现这一奇迹,一定是和哲哲的能力有关系。

  据史书记载,哲哲是一个不折不扣完美妻子。她和皇太极不但是夫妻关系,更是合作伙伴关系。她知道皇太极想要什么,她也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她上得了厅堂,也下得了厨房。她是皇太极的定海神针,压得住风吹草动,也稳得住后宫嘈杂的阵脚。再棘手的事情,她都有圆满解决的办法。皇太极对哲哲不但是信任、尊重、更多的是依赖。

  凡是皇宫里有迎来送往的重大场合,哲哲都会率领后宫嫔妃大方地出席,她的言谈举止,自带一种无与伦比的亲和力和凝聚力,是一个气场和能量都非常强大的女人。汉族女子的娇柔和蒙古女子的豪爽,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统一。她的休养与素质恰到好处,看似波澜不惊般中庸,实则静水流深蕴藏大智慧,只有她才配当皇太极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