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黄巢为什么会失败?他没有纵横捭阖、左右逢源的智慧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唐末 黄巢 2022-11-25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黄巢,唐朝末年农民起义领袖,大齐开国皇帝,拉开了唐朝覆灭序幕。接下来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古往今来,如果造反的枭雄想坐稳江山,必须搞定地方士族、地方军阀、朝廷官员和读书人。

  地方士族是帝国的统治基础,百姓可以不听皇帝的话,可必须听地方大族的招呼,搞定了他们,就搞定了绝大部分百姓。

image.png

  读书人不能帮枭雄夺取天下,可他们的笔杆子决定了民间舆论。朝廷官员是地方士族、读书人两大集团中出类拔萃的精英。

  至于地方军阀,重要性不言而喻。

  遗憾的是,黄巢屠杀了大批官员,又拿读书人开刀,已经失去了两大集团的信任和支持。至于地方士族,黄巢无意取悦。

  最关键的是地方军阀,黄巢进驻长安之后,关中、河南、河中、大同、昭义、河东等藩镇都抛出了橄榄枝。客观地说,这是一个乐观的信号。毕竟,朝廷已经完蛋,不管谁做皇帝,他们都是雷打不动的土皇帝。

image.png

  对黄巢来说,最好的结果是获得他们的支持,最好的结果是让他们保持中立,最差的结果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敌人。关键在于,黄巢有纵横捭阖、左右逢源的智慧吗?

  历史证明,黄巢完全没有。

  当时,黄巢认为河中富庶,于是派遣使者前去征调粮食和兵丁。河中官员表示,偶尔被搜刮一次,他们可以接受。问题是,黄巢先后派了数百名使者前去搜刮,以至于河中官民苦不堪言,只能奋起反抗。

  悲剧的是,河中暴乱,黄巢并没有选择安抚,而是派军征讨。双方在黄河附近交战,黄巢一败涂地,搜刮的四十多船粮食也被官军抢了回去。斗不过禁卫军,又打不过藩镇军队,黄巢可谓是威信扫地。直到此时,各地藩镇节度使决定抛弃黄巢,倒向朝廷的怀抱。

  河中:王重荣驻屯沙苑(今陕西省渭南市大荔县境内)。

  义武:王处存驻屯渭桥。

image.png

  夏绥:拓跋思恭驻屯武功(今陕西省咸阳市武功县)。

  鄜延:李孝昌驻屯武功。

  泾原:程宗楚驻屯渭北(今陕西省西安市北部)。

  凤翔:郑畋屯驻盩厔。

  各路枭雄齐聚长安,表面上是支援朝廷,实际上却各怀鬼胎。

  这种情况,比较考验总指挥官郑畋的政治智慧。很遗憾,这位老兄没有任何安排。

  中和元年(881)四月初,郑畋只对各路枭雄喊了一句口号:兄弟们,冲呀。官军来势汹汹,黄巢知道自己无法守住长安,于是战略性撤退到长安东部的灞上。彼时,郑畋的大将唐弘夫、泾原节度使程宗楚率先入城,义武军节度使王处存紧随其后。老百姓痛恨黄巢的残暴统治,看到起义军撤退,纷纷用石头瓦片投掷起义军。

image.png

  他们哪里知道,自己送走了恶魔,却迎来了瘟神。官军入城,原本应该保护百姓,维护秩序。然而,在财富这面照妖镜面前,人性的自私、贪婪暴露无遗。

  唐弘夫、程宗楚担心其他军队抢功劳,并没有将收复长安的消息告诉大家,他们放纵士兵劫掠商铺,搜刮钱财,抢夺民女。尤其是王处存,居然命令士兵在头上绑一块白色丝巾,作为友军的识别标志。一时间,黑暗、危机笼罩在长安城的上空。灞上军营。

  黄巢:长安的情况怎么样了?

  探子:官军正在长安抢劫,防务非常空虚。

  听闻此言,黄巢就像被神雷劈过一样,呆立在原地。确认消息无误后,黄巢果断传令,反攻长安。可怜的官军,因为怀里抱着金银珠宝,又担心命丧长安,根本无心交战。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唐弘夫、程宗楚阵亡,官军全军覆没。直到此时,王处存才将战败的消息告知给郑畋。看着大好局势被葬送,郑畋问候了唐弘夫和程宗楚的祖宗十八代,随后撤离了长安战区。

  中和元年(881)四月初十,黄巢进驻长安,下达了第一道军令:屠城。原因很简单,官军和起义军交锋,老百姓选择了官军,既然不是自己的人,杀之何妨。这一场屠杀,长安血流成河,无数百姓丧生,史书称之为“洗城”。

image.png

  入城两次,屠城两次,黄巢向世人证明了一个理念: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说白了,黄巢有黑社会背景,这就是他的家门底蕴。接下来的几个月,黄巢用武力横扫了长安战区,华州、兴平、富平、同州相继失陷。

  问题是,黄巢攻占城池的目的不是经营,而是洗劫财富、粮食。据史料记载,老百姓不满黄巢的残暴统治,纷纷带着粮食躲进深山,构筑防御工事,决心与黄巢奋战到底。

  不仅如此,由于连年战乱,长安城的粮食供给得不到保障,为了稳定民心,黄巢用重金求购粮食。可黄巢没想到,百姓竟然拒绝和他做买卖,以至于长安的粮价飙升到一斗三十缗。

  古往今来,只要是农民起义军驾临,老百姓都会送粮送菜,热烈欢迎,手握重金却买不到粮食的起义军,恐怕也就黄巢这一支吧。

  失去了民心,结果便是“号令所行,不出同、华”。客观地说,黄巢抢劫百姓,有他自己的原因,也有客观的原因。

  毕竟,黄巢有数十万大军,每日耗费的粮食不计其数,而长安已经无粮可供。对黄巢来说,要么撤离长安继续打游击战养活军队,要么被困死在长安。

  这种无解的困境,为黄巢日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