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推动苏联解体的特别关键性人物:雅科夫列夫

来源:镜子历史网2021-05-03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大多数人都认为叶利钦促使了苏联解体,其实雅科夫列夫在当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戈尔巴乔夫还没有执政的时候,雅科夫列夫曾帮他鞍前马后效劳,得到了赏识。1985年雅科夫列夫被戈尔巴乔夫任命为宣传部长

“民主性、公开化”这些建议就是雅科夫列夫向戈尔巴乔夫提出的,并得到了采纳,雅氏也就此成为戈氏智囊团里的首席智囊。

另一位大佬利加乔夫当时在主持书记处工作。开始,他和雅科夫列夫分工各司其职,合作得还算融洽。

利加乔夫美国多久察觉媒体都在攻击苏联历史和人物,这很反常

除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苏联解体的关键人物还有谁?

苏联有它的成就,也有它的弊端,其实每个国家都是如此,全面、多维看历史才是正确地打开方式,而不是只看到阴暗的污点。

民主化、公开化的本意是分析过去的事件,建立法治以不让悲剧重演,现在却走向了极端,这里面的原因是雅科夫列夫的右倾激进主义,他一味加快进度,让戈氏的改革脱离了正常节奏。

利加乔夫是力主稳重改革的,他觉得这样不行,会出问题,包括其他一些高官也和他意见相同。他们谈论和批评这些表现,与雅科夫列夫一派开始针锋相对。

这样,在政治局里,就形成了彼此斗争的两派。

但他们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因为最后的决定权在戈尔巴乔夫手里。

戈尔巴乔夫本人,也对一些文章和电视节目感到愤慨,但每次都是口头说说,没有作出什么决定。对于利加乔夫和雅科夫列夫的争端,戈氏采取的是骑墙的态度,一会赞成雅氏,一会赞成利氏。

比如,1987年秋,政治局在一次会议后起草了一份文件,其中有强烈批评雅氏掌握的舆论工具“在苏联历史抹黑方面所起的反面作用”的内容,但随后这些内容被雅科夫列夫删除了。

利加乔夫愤怒了,他给戈尔巴乔夫写了封信,要求他干预,结果是最终发表的内容还是雅氏的删改稿内容。

除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苏联解体的关键人物还有谁?

但在1988年2月,利加乔夫在中央全会上公开发言,明确表示他反对歪曲历史的主张时,戈尔巴乔夫却又表示了支持,政治局里只有雅科夫列夫一个人表示反对,这令利加乔夫困惑。

利加乔夫对此回忆道:

在这个极为重要的问题上,戈尔巴乔夫一会儿支持我,一会儿支持雅科夫列夫。这种随机应变的做法符合这位政治家的作风。

时任戈尔巴乔夫助理的博尔金是知情人,他回忆:

在这种情况下,戈尔巴乔夫总是持一种非常奇怪的态度,他尽量不去干预冲突,居高临下地观看两雄相争。他没有意识到这场争斗的后果吗?当然没有,总书记甚至还不无用意地为这场争斗推波助澜,他的用意就是让他们在这场斗争中两败俱伤以后,他们就会听话了。

博尔金的话道出了一些原委,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戈尔巴乔夫并不是毫无干预,因为最后雅科夫列夫的思路基本都得到了实行,并且得到了雅氏预想的结果。

除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苏联解体的关键人物还有谁?

有必要说说雅科夫列夫这个人,他没有叶利钦那么知名,在苏联解体过程中,他的作用绝不容小觑,因为他掌控着苏联的大脑。

雅氏有个公认的绰号“难以捉摸的人”,这是对他极好的评价。

他既曾坚定支持苏联,也当过党内自由派,既是马列主义者,又是社会民主主义的拥护者;当过社会主义理想的宣传者,最后当了苏联的掘墓人。

如此复杂的思想,确实难以捉摸。

苏联解体后,雅科夫列夫终于袒露了自己真实的思想,他在1994年说:

我要克服教条和教条主义,使科学回到人类生活的原本真理,布尔什维克主义是“历史的鼹鼠”,要肃清布尔什维克主义。

相比叶利钦敢言敢行的作风,雅科夫列夫的策略十分深谋远虑,他自己说,我“只能采用迂回战术,灵活智取和从正面意义上利用言行不一这种久经考验的方法”。

这一时期,正是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发起和初创阶段。对苏联来说,改革是历史的必然,戈尔巴乔夫继承的是安德罗波夫的事业,并得到了上下的拥护和欢迎。

除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苏联解体的关键人物还有谁?

起初,戈氏制定的计划只是加速经济发展。此后,由于各种因素影响,到1987年提出了社会生活全面民主化的纲领,这正是来自雅氏的建议。

而随后的发展,正如上文所描述,在雅科夫列夫操盘下,随着民主化、公开化的推行,出现了一种思潮:资产阶级自由化。

在苏联,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愈演愈烈,使社会失去了稳定,社会不稳定,经济改革也就难以进行。

到1988年6月,戈尔巴乔夫以民主化为纲领开始了苏联改革运动的新阶段。

但此时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已难以控制,随着改革运动开展,各种政治势力不断涌现,并开始新的分化组合。苏共领导核心发生严重的分歧和分裂。戈尔巴乔夫以中间路线自居,左右摇摆,从此苏联改革逐步陷入各种危机并发的局面。

除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苏联解体的关键人物还有谁?

苏联解体后,雅科夫列夫淡出政坛,开始著书立说,他一共写了25本书,“反斯大林主义”始终是贯穿其思想的主线。

对雅科夫列夫,俄各界评价不一。反对者将其斥为“苏联掘墓人”,自由派却对他大加赞誉。

“苏联改革设计师”这一称呼,不是被冠于戈尔巴乔夫,而是雅科夫列夫,可见他影响之深远。

在他去世后,戈尔巴乔夫称,这是所有为了自由和民主斗争的人们的损失,丘拜斯等亲西方民主派则慨叹“一个时代终结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都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或者图片、视频等版权权利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