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波兰战役初期德军有哪些表现?虽然磕磕绊绊,但战争开局却打得很好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德国 波兰 2022-09-23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波兰战役估计没什么人不知道,德国闪电战下的第一个牺牲品,可怜又可悲的波兰再一次从地图上消失了——波兰确实不会灭亡,只是经常从地图上消失罢了。此次战役是德国装甲兵的荣耀开端,抛开这场战争的道义问题不谈,德国装甲兵的表现还是很优秀的。那么,在此次战役之中,由德国装甲兵之父,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亲自率领的德国第19装甲军表现如何呢?


事实上,在古德里安眼里他的第19装甲军从一开始就搞砸了。在9月1日4点45分,德国全军同时向波兰发动进攻,古德里安乘坐装甲指挥车和第3装甲旅一起向泽姆帕尔堡前进。因为在进攻开始时战区被浓雾笼罩,所以古德里安严令第3装甲师的炮兵不得开火,以免因浓雾影响而误伤友军部队。但很不幸的是第3装甲师违背了他的命令,炮兵仍旧向浓雾之中疯狂开火。

古德里安本人的装甲指挥车就遭到了炮击,两发炮弹分别落在了车辆的前后,这让古德里安的司机慌了神,直接把车开进了道边的沟壑里,装甲指挥车也因此直接报废。好在古德里安平安无事,不然德国将失去一位优秀的将领,但因为失去了装甲指挥车,所以古德里安只能返回自己的司令部去,在换乘一辆新的装甲指挥车的同时,古德里安还将兴奋过度的炮兵一顿臭骂,算是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


第19装甲军遭遇的第一场战斗就爆发在泽姆帕尔堡以北地区,因为浓雾的影响导致第3装甲旅的先头部队直接撞上了波军的防线,波军的反坦克火力对德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数辆坦克因此受损或是被毁,有十名官兵阵亡在这里。

不过这些阻碍对于德国装甲兵们并不算什么严重的阻碍,在当日第3装甲师的先头部队就抵达了布尔达河沿岸一带。古德里安来到了该师的第6装甲团询问布尔达河方向的情况,但该团的团长却不认为能够在当日就渡过布尔达河,而是决定让部队停下来休息一天。

对此,古德里安是感到十分愤怒的,因为该团的团长完全忘了他下达的在当日渡过布尔达河的命令。古德里安不得不亲自来到布尔达河方向,他发现德军和波军正隔着河岸对射,双方的攻击都只能算是示威性的。

故此,古德里安下令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战斗”,命令赶来的第3步兵旅和尚未投入战斗的第3装甲搜索营合力渡河。古德里安的策略十分有效,德军仅用很短的时间就渡过了布尔达河,而防守阵地的波军自行车连也都被他俘虏。


按照古德里安的命令,第3装甲搜索营在渡河后会继续向前方推进,一直抵达维斯瓦河为止。按照古德里安的设想这个营会找出波军主力部队和预备队的方位,这将对第19装甲军日后的战斗有所帮助。

而第3装甲师也在当日18点全员渡过布尔达河,并在夜间抵达了维西卡托弗。如果从实际角度出发,这暴露出当时德国装甲兵在实战方面仍旧有所欠缺,否则不会出现这种在没有敌军强大兵力阻截的情况下,差点延误渡河时间的问题。

而古德里安在回到留守查恩的军司令部时,他发现自己的参谋们都带着钢盔,而部队则匆忙的在架设反坦克炮和机枪。古德里安对此大感不解,询问后才得知是波兰骑兵正在向军司令部发动进攻。

事实上,因为这是波兰战役的第一天,所以这样的问题格外得多,而且当天夜里有许多的突发状况,比如说第2步兵师的一个步兵团在遭受波军反击后差点撤退,全靠古德里安的严令和指挥才没有放弃阵地,并在次日成功从大克罗尼亚以北迂回到了图霍拉方向。


若从战场情况上来考虑,此时的局面对于德军是十分有利的。9月2日,第3装甲师主力在布尔达河东岸虽然遭到波军攻击,但是到了中午时已经展开了反攻,第3装甲师紧咬着波军部队进入了森林地带,而第30步兵师则紧随其后,图霍拉方向的德军部队也有较好的表现。

到了9月3日,德国第23步兵师也赶到了战场,成功和第3装甲师和第30步兵师一起,波军在但泽走廊的部队几乎都被古德里合围在希维切以北和格鲁琼兹以西的森林地区。

从某个角度来说,古德里安的第19装甲军表现是很出色的,波兰对于机械化作战的了解不算多,再加上他们在战争初期的部署太过靠近一线区域,因此波军在纵深方向上没有足够的防御,很容易遭到德国装甲部队的合围。

古德里安指挥的第19装甲军能够如此轻易的将波军装进包围圈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波军缺乏纵深防御,所以才被古德里安如此轻易的穿过防线,并身陷古德里安的包围圈之中。


当然了,这并不是说德军就没有缺点了,古德里安的装甲兵毕竟是首次实战,因此战场上还是闹出了不少问题。第3装甲师在进攻时莫名其妙地炮击,实际上就是该师的指挥层和炮兵在第一次实战的“战场恐惧”下出现了一定的慌乱。幸运的是这次炮击并没有造成太过严重的损失,仅仅是让古德里安的装甲指挥车报废一辆。

另一方面,第6装甲团的迟疑不前也是一个问题,这反映了该团在执行命令时不够坚决,思维尚未完全脱离一战经验的影响,希望等待后续部队的抵达,对于装甲部队而言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容易失去宝贵的战机。

这些问题在波兰战役的初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如果不是古德里安有身先士卒的习惯,那么第3装甲师很可能会错过机会,甚至导致波军主力跳出他们预定的包围圈。与此同时,第19装甲军在第一天的表现也不够优秀,军司令部的军官们过于担忧波军骑兵的反击,麾下部队也或多或少出现了慌乱。

从实际的战报来看波军的反击同样不够坚决,而且他们急于摆脱和第19装甲军的接触,这同样反映出了德军装甲部队尚且是缺乏实战的考验和磨炼,因此才出现了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


但是这些不能抹消德国装甲部队的成功,装甲兵们在战前严格的训练保证了他们的战斗力。而古德里安本人乘坐装甲指挥车亲临一线,也使得在经验匮乏的德国装甲兵能够避免大多数的问题。在波兰战役时期,德国装甲兵们都还不能离开古德里安这位“德国装甲兵之父”的“微操”,可以说正是他的身先士卒才让装甲兵们表现出色,并在之后的战役中立下旷世之功。

参考文献:《古德里安回忆录》《第二次世界大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