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墨索里尼对黑手党宣战是怎么回事?铁局长横扫西西里,黑手党迎来末日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贝尼托·墨索里尼 意大利 欧洲 2022-09-23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自墨索里尼在1921年上台之后,墨索里尼和黑手党教父唐·维托的冲突就有增无减。曾经墨索里尼试图拉拢唐·维托,但唐·维托是相当看不起墨索里尼了,墨索里尼的使者不仅没见到唐·维托的面就被赶出去了,墨索里尼在1923年视察西西里岛时还被偷了帽子。这些墨索里尼都可以忍耐,可黑手党让他当面下不来台就不行了。


黑手党疯狂地袭击他在西西里岛的水坝工程,袭杀施工人员和火烧施工现场,他本人在1924年5月再次访问西西里岛时又被当众羞辱,巴勒莫的市长,同时也是黑手党大佬的朗西斯科·库恰不仅对他言语嘲讽和威胁,还在他要进行演讲时找来数十个黑手党成员和二十多个乞丐,当着几万巴勒莫市民的面羞辱他。事后,黑手党教父唐·维托还派人炸掉了他修建了一半的水坝,甚至声称要刺杀他本人。

毫无疑问,唐·维托是蹬鼻子上脸了,他这种做法别说墨索里尼忍不了,换做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领导人都不能接受。墨索里尼回到罗马后一口气摔碎了两个花瓶,发誓要对黑手党宣战,他本人是这样说的:“我要对西西里岛那群绑匪、渣滓宣战!我要对他们,发动全面的战争”。随后他便召开了国会,对国会议员表示黑手党是意大利的敌人和毒瘤,意大利政府接下来的工作就是打击黑手党。


现在墨索里尼和黑手党已经是不死不休了,但墨索里尼要如何打击黑手党呢?为了对付黑手党,墨索里尼不得不找出自己的老对手切萨雷·莫里。和墨索里尼一样,莫里也是从一战的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可和墨索里尼回头就搞法西斯不一样,莫里是去当警察了,在墨索里尼被掌握大权之前,法西斯就在意大利横行无忌,而莫里则是唯一敢和墨索里尼对着干的人,亲手逮捕过无数的法西斯分子。为了报复莫里,墨索里尼上台后就把莫里赶出了政坛,让他回家养老去了。

按说墨索里尼和莫里算是死对头,可现如今墨索里尼也是不得不把莫里请出来,原因是莫里是唯一有胆量和有能力对付黑手党的人。当年莫里就曾在西西里岛当过警察局长,也曾经铁腕收拾过黑手党,因此有“铁局长”的绰号。

当年唐·维托软硬兼施都对付不了莫里,最后只能用点小手段把这位大爷从西西里岛调走。可以说,要想对付黑手党和唐·维托,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启用莫里去收拾乱局,故此墨索里尼不得不请莫里出山。


1924年6月,墨索里尼任命莫里为巴勒莫市长兼警察局长,并对莫里表示:“阁下在西西里岛享有全权,但请务必在西西里岛重建国家的权威。如果现有法律阻碍了你,我们将起草新法律。”

换句话说,墨索里尼给莫里全权对付黑手党,只要莫里能对付黑手党,那他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墨索里尼就给什么样的帮助。而欧洲各路报纸也对此事大书特书,纷纷将莫里包装成了欧洲的“犯罪克星”,都希望莫里能够用铁腕手段打击黑手党。

那么,欧洲各路媒体都眼巴巴地看着莫里,可莫里在做什么呢?他看起来什么都没做,每天就是在家里看看报纸,或是去歌剧院和赛马场,有时还跑去西西里岛做徒步旅行,反正就是不去西西里岛上任,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坦。

这下别说墨索里尼不知道莫里要干啥,唐·维托也不知道莫里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按理说,唐·维托完全可以找机会弄死莫里,可是唐·维托考虑到贸然弄死莫里可能会有不可预料的后果,因此就放任了莫里。


直到1925年10月末,墨索里尼终于忍不下去了,遂找到莫里询问事情原委。这时莫里终于揭晓了答案,原来莫里一直都在秘密搜集有关黑手党的情报,包括黑手党的组织结构,人员分布、资金情况,成员信息等等,目的是为了能够将黑手党一网打尽。

现在莫里已经把情报搜集得差不多了,他已经可以展开行动,遂表示会在一周后给墨索里尼一个后勤清单,只要墨索里尼给他准备齐了清单的一切,那他就能痛击黑手党和干掉唐·维托。

1925年11月初,莫里带着万余名军警赶到了西西里岛的巴勒莫市政府,市长弗朗西斯科·库恰还没等说啥呢,就被莫里带来的军警给抓起来了。唐·维托闻讯派出了数千名黑手党成员裹挟数万民众包围了巴勒莫市政府,想要逼迫莫里释放库恰。

但莫里早有准备,一万余名军警早就荷枪实弹严阵以待,甚至架起了重机枪和迫击炮,并当众宣称库恰因蔑视法律,侮辱国家元首而被捕,并将被永久流放。


大多数黑手党成员畏惧莫里而不敢上前,一小撮人则试图刺杀莫里,结果毫不意外地被军警打成了筛子。这一幕算是莫里对黑手党的宣战和第一枪,随后一场大规模的逮捕开始了。莫里对黑手党的逮捕政策是“凡是黑手党的和长得像黑手党的统统抓起来”,这个政策可以说立竿见影,大批黑手党成员被塞进了监狱,负隅顽抗的则被就地击毙,而被捕的人为了免于严刑拷打和家人受到威胁,不得不选择和莫里合作。

在这样的情况下,黑手党的势力遭到了重创,唐·维托固然尝试过反击,派出了许多刺杀小组试图杀掉莫里,可结果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黑手党的势力日渐萎靡不说,他还得抽出人手去对付黑手党内部的叛徒,局势瞬间就变的对黑手党不利起来。

此后一年的时间里,黑手党分子死的死、逃的逃,一部分人尝试躲进山里负隅顽抗,但也都在意大利正规军的攻击下被挨个拔除,随着最后一个黑手党武装集团在1926年末的小镇甘集被歼灭,不可一世的教父唐·维托也在1927年初被捕入狱。


唐·维托在监狱里也不老实,幻想在监狱里重整他的黑手党,还想要搞武装越狱逃出生天。最后,莫里把唐·维托丢进了不见天日的单人牢房,6个月后就死在了监狱里。这下意大利黑手党算是完蛋了,势力几乎被连根拔起。

当然,这不代表黑手党就真的完蛋了,最起码黑手党在十几年内确实在西西里岛折腾不起来了,也算是墨索里尼统治时期里的高光时刻。只不过,日后黑手党又在美国人的帮助下卷土重来,甚至势力更甚于当年,而这就是另外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