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艾森豪威尔:当8年总统,却在全世界布置近6000枚核武器,他在谋划什么?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艾森豪威尔 日本 原子弹 2022-11-24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当了8年总统,却在全世界布置近6000枚核武器,艾森豪威尔到底在谋划什么

自拟:八年美国总统,在全世界布置近六千枚核武器,艾森豪威尔究竟要做什么

自拟:艾森豪威尔当了八年美国总统,在全世界布置近六千枚核武器,为何?

1961年,美国华盛顿。

冬日萧瑟,寒风凛冽。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平常喧闹的白宫显得格外肃穆,一个略显苍老的男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向着窗外远眺。一时间,他的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的画面,过去种种,似乎仍历历在目。

这个男人,就是美国的第三十四任总统,艾森豪威尔。

而今天,正是他离任的日子。

(艾森豪威尔)

在艾森豪威尔所推行的诸多方针中,有关核武器的政策却始终为人们所高度关注。要知道,在他任职总统的八年期间,曾经极为“疯狂”地在全世界布置了将近6000枚核武器,数量之多,分布之密,令人咋舌!

艾森豪威尔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他如何看待这些杀伤力巨大的核武器?精心布置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谋划?

想要知道这一切的答案,还得从50年代的世界新局势说起。

一、打破禁忌:世界新局势的出现

上世纪五十年代,战火未息,动荡不平,世界仍被笼罩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冷战阴影之下。看似平静的海平面之下,正默默酝酿着全新的风暴,局势瞬息万变,过去曾被视为“禁忌”的诸多信条,也悄然松动。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艾森豪威尔当选为新一任的美国总统。而他上任后面临的第一个严峻挑战,就是解决朝鲜战争。

彼时,朝鲜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伴随着战争的进行,美国社会中的各种问题也暴露得越来越彻底。其中最首要的,便是财政的大幅度亏空。


艾森豪威尔的上一任正是那位发表了“铁幕演说”的杜鲁门,在杜鲁门执政的最后一年,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达到了惊人的110亿美元。长久的战争,造成了经济的巨大损耗,这也正是艾森豪威尔不得不面临的困局。

而另一边,苏联的经济却正在复苏,处处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在这一时期,苏联社会安定,人民生活富足,不论是工业还是军事,都取得了极大的进步,堪称“黄金时代”。

这让艾森豪威尔意识到,美国与苏联的博弈,远远不是好勇斗狠的狙击战,而是一场需要从长计议的持久战。

在持久战里,谁的财政先垮了,谁就输了大半。


然而,让艾森豪威尔更头疼的是,内忧外患当前,美国高层内部还因为核武器的使用问题爆发了激烈的争论。

实际上,这一矛盾由来已久。1945年夏天,美国向日本的广岛与长崎投放了两颗原子弹,死伤无数,也促成了日本的战败与二战的顺利结束。

自从那件事之后,美国政府内部就围绕核武器的使用分成了两派,赞成派肯定核武器在国防军事上的贡献,反对派则仍对原子弹的实际效果存疑,并认为滥用核武器会毁灭人类文明。

而两派都共同承认一点,即一旦离开了投射工具,原子弹就毫无战略与战术的价值。因此,不管美国制定怎样的核武器方针,都需要考虑除了远程投射以外的情况。

于是,是否要在海外部署原子弹,从而缩短作战反应时间,加强核威慑的效力,便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人们热议的话题。


但在使用核武器的问题上,唯有总统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早在1948年的秋天,杜鲁门政府就通过了一份名为《美国核战争政策》的文件。文件中指出,使用核武器的最终权力属于总统。

而在朝鲜战争爆发的第二年,杜鲁门便展现出了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他赞成在海外广泛部署核武器。很快,关岛、摩洛哥、冲绳、格陵兰等地纷纷烙上了“准核存储”的标签。

但如此高强度的扩张,却引起了美国军方与原子能委员会的内斗。按理来说,制定有关核武器的军事行动计划是军方的权力,而原子能委员会只负责核物质的生产与研发。

当时的文件规定,军方听命于总统,拥有核武器的绝对使用权。但是,核武器真正的监管权却被握在原子能委员会的手上。

战事当前,两者却矛盾不断,而这恰恰彰显了制度的缺失。主张发展与部署海外核武器,只不过是杜鲁门的个人见解,而非美国正式的战略安排。巧的是,这一矛盾集中爆发的时候,恰好杜鲁门的任期也即将结束。


如此一来,为1950年代的美国制定官方核武器使用政策的重担,便落在了艾森豪威尔的肩膀上。于是,著名的“大规模报复”战略,便应运而生。

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概括这一战略,那便是完全将核武器引入国防领域,在世界各地广泛地布置核武器,尽可能扩大打击报复的范围。

乍一听,这是一个简单明了,却又极其疯狂的计划。

但实际上,这个计划比人们所想象的要复杂许多,艾森豪威尔在职的八年间,美国政府围绕这个计划所爆发的争论,也几乎从未停歇。

二、全球部署:“大规模报复”战略

艾森豪威尔上台后很快意识到,倘若想要保住美国的经济,他必须以最快的方式结束朝鲜战争。

上任后短短半年,他就主持签订了《朝鲜停战协定》,将美国从战争的状态中拽了出来。但他同样清楚地认识到,对抗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仍然是美国政府在这一时期的工作重心。

可战争劳民伤财,得不偿失,他急迫地需要寻找到一条崭新的道路,既能达到对抗的效果,又更省钱省力。


就在这时,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上将雷福德的提议进入了艾森豪威尔的视野。

雷福德认为,美国没有必要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广泛的部署兵力,因为美军的主要力量还是应当集中在美国本土。

他提出,要以本土为基础,建立更具有机动性的战略兵力,但放弃部署兵力不意味着放弃对抗。相反,美国应该利用一种更有效力的威慑,来应对共产主义的进攻。

毫无疑问,雷福德所提到的这种威慑,就是核武器。

对此,艾森豪威尔表达了高度的赞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大量利用核威慑的确达到了削减国防预算支出的目的。

先前,杜鲁门政府1954年的国防总预算将近500亿美元,而艾森豪威尔则将其削减到了412亿美元。

但从整体上来说,艾森豪威尔还是继承了杜鲁门对于核武器的使用态度,甚至在他的基础上进行了更加积极的发展。

1953年五月底,在艾森豪威尔的领导下,国家安全委员会顺利召开。这次会议上,艾森豪威尔还请来了一个特别的人: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


会议上,奥本海默指出,倘若想要更好的制定以核武器为中心的国防计划,那么美国政府必须全方位的加强宣传教育。

民众、国会、盟友都应该参与其中,让他们意识到国家正面临着来自共产主义的巨大威胁,而应对这种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核威慑。

换句话来说,艾森豪威尔想要营造出一种“全民参与”的氛围,从而为接下来在全球范围内部署核武器做铺垫。有意思的是,不仅美国的公民需要参与,就连美国的盟友,也要欣然接受这个提议。

会议结束后,艾森豪威尔便在雷福德等人的支持下,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将核武器引入遏制战略的主张。

同年十月,政府批准了一份重要文件,正式声明放弃大规模进行有限战争的策略,避免朝鲜战争一类的战争再次爆发,转而使用核报复来应对共产主义。


两个月后,在艾森豪威尔的指示下,国安会发布《向盟国公开原子能信息》文件。

美国在这份文件中清清楚楚地写明了,所有的盟国都需要在危机中与美国保持协调一致,特别是在使用核武器的问题上,更是要无条件的支持美国。这种支持,自然包括了接纳美国在自己的土地上布置核武器。

文件中还强调,盟国要积极与美国合作,一同推动本国的核能计划,从而提升“自由世界”整体的核实力。有意思的是,艾森豪威尔在核情报分享这个问题上,似乎格外的“双标”。

文件中说,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盟国要与美国分享核信息,但美国却不得与盟国分享核情报,其中就包括了核能的部署。

直到1961年艾森豪威尔卸任的时,八年总统生涯,他竟然在全球范围内部署下了六千枚核武器。其中,东亚地区有1740枚,而在北约盟国则达到了3929枚,共计5669枚。

艾森豪威尔的这种做法,将美国的战略网络渗透到了世界上的许多角落,令人震撼。


关于这种“遍地开花”式的部署,美国国务卿杜勒斯还有过一段经典论述。

1954年年初,杜勒斯在美国发表演讲。在演讲的过程中,他就提到了艾森豪威尔对于核武器的部署,并且表示,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做出了一些基本的决定,那就是要依靠某种巨大的报复能力,确保美国能够随时以美国所想要选择的方式与地点来进行报复。

杜勒斯还强调,这是一种重心的便宜。

增加对威慑力量的依赖,从而就能减少对局部防御力量的依赖。此消彼长间,集体安全的成本大大降低,效率却显著提升了。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而这也是艾森豪威尔政府第一次对外正式公布美国全新的军事战略。至此,“大规模报复”战略,正式形成。


然而,从这个战略诞生之初,围绕它所展开的争论便从未停止。

比如,以李奇微为首的一部分将领便认为,将美国最核心的安全利益只寄托在核报复战略上是一种极为危险与狭隘的行为。

还有部分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也对该政策不敢苟同,当时在哈佛大学教书的基辛格便说,在遭遇挑战时不敢使用的威慑力量,根本不能算威慑力量。

不仅如此,核武器的安全问题也始终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美国空军就曾经通过原子能事务助理向艾森豪威尔进言,告诉他原子弹一旦爆炸,就一定会引发放射性尘埃的问题,就算是再小型化的战争都不可能避免。他们言辞犀利,告诫总统先生必须改变核战争不会大规模伤害平民的想法。


然而,面对着重重质疑,艾森豪威尔却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战略。

——有人曾指出,“大规模报复”战略的核心并非是军事,而是经济与政治。

或许,艾森豪威尔所在意的,并不是敌人的实力与意图,而是一旦战争开始,美国的经济到底能够撑多长时间。

而经济的强弱又决定了冷战政治下两极的对抗,尽管这种方法或许会使得自己在战争中受到较大规模的损害,但却可以用较少的成本,来完成战争的准备与布局。

如此一来,便不难理解艾森豪威尔的用意。

那么,他的战略成功了吗?那埋下的一枚枚核武器,真的能够确保美国的安全吗?面对着核武器的巨大危险,艾森豪威尔是否避而不谈,执意去做一个与全人类和平相悖的逆行者?

重重矛盾,等待化解。

三、最后结局:重回“有限战争”

实际上,直到任期结束,艾森豪威尔政府没有正式放弃过“大规模报复”战略。

但是,在艾森豪威尔的执政后期,这一战略面临了越来越多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不是靠部署多少枚核武器就能解决的。其中,最核心的威胁来源于苏联的军事实力。

——1950年代,苏联的核武装力量取得了质的飞跃。

1955年,苏联拥有了能够用于实战的氢弹。两年后,洲际导弹实验也取得了成功。更让美国胆战心惊的是,苏联甚至具备了核弹头远程投送能力,先于美国成功发射了人造卫星。

到了1958年的时候,苏联甚至开始发展核导弹潜艇。而当艾森豪威尔的任期迎来最后一年,苏联又建立了火箭军军种,将核弹与导弹相结合。

更具戏剧性的是,同年,苏联的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提出了“火箭核战略”,得到了苏联军方的一致响应。而这,实际上就是苏联版本的“大规模报复”战略。


所有的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伴随着苏联军事实力的增强,美国的核武器战略彻底失去了独特性。

艾森豪威尔能够部署核武器的地方,赫鲁晓夫一样能够部署。

基于此,尽管艾森豪威尔明面上并未放弃“大规模报复”战略,但美国实际上已经开始另谋出路,重新回归到了“有限战争”的“老路”上。

但这一切,美国提出了更多符合时代发展的应对措施,比如要在保持全面核威慑力量的同时,发展多样的常规手段,灵活应对。

所谓“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便是这样的道理。

作为一个部署了几千枚核武器的总统,艾森豪威尔还有着同样鲜明的另一面。1953年12月,就在“大规模报复”战略即将全面推行的同时,他在第八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了一篇重要的演说。

这篇名为“原子能用于和平”的演讲,似乎与他的战略充满了“矛盾”。

在演讲中,艾森豪威尔表示,美国会向世界保证,要帮助其他国家解决可怕的原子困境。他说,美国会竭尽全力寻找途径,使得这一项近乎于奇迹般的发明被用来创造与奉献给人类的生存,而非人类的死亡。


纵观艾森豪威尔的整个任期,美国在那八年间进行了将近二百次的核试验,造成了诸多不可逆的核辐射影响,更不必说全球范围部署核武器,耗费250亿美元来建设民防工程。

但是,在好几次重大的地区危机中,艾森豪威尔最终都没有使用那些他亲自部署下的核武器,难怪许多学者将他视为一个自相矛盾的总统。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艾森豪威尔始终站在美国的利益上考虑问题。至于美国所给出的那些有关核武器的承诺,毫无疑问应当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论人类创造出了杀伤力怎样强大的武器,但人们内心深处对于和平的渴望却永远不会改变。慎重对待核武器,是每一个国家都应该做出的担当。

参考文献:

1、陈波. 突破“禁忌”: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核武观与美国大规模海外核部署[J].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21, 第50卷(6):143-150.

2、刘磊.从“大规模报复”到“有限战争”——艾森豪威尔时期美国有关核战略的争论[J].美国研究,2013,27(02):93-108 7-8.

3、李祖铃. 艾森豪威尔的和平利用原子能计划[J]. 宜宾学院学报, 2013, (9):7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