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车臣算得上是俄罗斯的心腹之患吗?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乌克兰 普京 俄罗斯 2022-12-08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2022年2月25日,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二天,一场特殊的“万人誓师大会”在车臣首都格罗兹尼举行。

万众瞩目下,车臣领导人小卡德罗夫走到台前,庄严宣告,有七万名车臣人自愿为俄罗斯而战。至此,车臣正式卷入俄乌冲突,力挺俄罗斯。

而实际上,这并非小卡德罗夫第一次对世界宣告自己之于普京的忠诚,堪称普京的“头号粉丝”,连着整个车臣,似乎也成为了俄罗斯最忠心耿耿的小弟。


但是,正是这样的车臣,却被不少人视为俄罗斯的心腹之患。数年来,俄罗斯各界围绕车臣争论不休,许多人都承认,车臣是俄罗斯最深刻的隐痛。

这究竟是为什么?车臣与俄罗斯之间到底是何关系?它又到底是不是俄罗斯的心腹之患呢?

想要解答这个问题,不妨先从车臣的地理位置说起。

一、忠诚宣言:“我是普京的一个步兵”

车臣坐落于北高加索山区,位于俄罗斯的南边,是一个面积只比北京略大的小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车臣的西边是黑海,东边是里海,在地理上连接两端,具有重要的战略与发展意义。

车臣的全名是车臣共和国,现任的领导者被称为小卡德罗夫,这位小卡德罗夫的父亲老卡德罗夫曾是车臣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老卡德罗夫去世后,小卡德罗夫子承父业,年仅二十余岁就执掌了车臣大权。


小卡德罗夫能成功上位,离不开普京的扶持。

当年,老卡德罗夫遇刺身亡的消息一出,普京立刻召见小卡德罗夫,同时调动各方力量,为稳固其在车臣的地位保驾护航。

对于普京的种种支持,小卡德罗夫也懂得“投桃报李”,身为一国总统,却硬生生把自己塑造成了普京的小迷弟。

即便是在父亲的葬礼上,小卡德罗夫也要借机表达自己对普京的崇拜。

他曾不止一次地说过,普京很伟大,世界需要普京这样的领导人。在刚刚爆发不久的俄乌军事冲突中,小卡德罗夫更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带着整个车臣力挺普京与俄罗斯。

他不仅组织了声势浩大的誓师大会,表明车臣的民众愿为普京而战,深入乌克兰。甚至在第二天就开始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一系列车臣军队在乌克兰行动的视频,成了远近闻名的网红部队,给足了普京面子。


就连在舆论对峙时,小卡德罗夫也甘愿为普京“冲锋陷阵”。

拜登骂普京是战犯,小卡德罗夫就说拜登是世界警察,还嘲讽他自以为是,尖锐地指出美国就是经济上的吸血鬼,甚至对与美国交往甚密的欧洲进行抨击。

小卡德罗夫认为,西方世界如今沆瀣一气,干涉俄乌战争,不惜耗费巨大的财力物力向乌克兰输送军火,从而纵容着美国的荒谬。

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自然也逃不过小卡德罗夫的“毒舌”。小卡德罗夫叫嚣着自己会在车臣电视台给泽连斯基提供一个兼职工作,还劝他最好立刻给普京打电话道歉,停止这场闹剧。

小卡德罗夫对于普京的忠心人尽皆知,正如他自己反复说的那样,他说,自己只是普京的一个步兵,因此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会听从普京的命令,并随时准备为普京而死。

在小卡德罗夫心中,普京是最完美的总统,就连他的强势也是顺应时代而为的证明。


实际上,小卡德罗夫的这种狂热并非是单纯的个人行为。纵观整个车臣,都或多或少受到了他的影响,对象征俄罗斯的普京宣誓忠诚。

《今日俄罗斯》曾经报道过,在车臣的街头,小卡德罗夫悬挂了超过十万幅的普京画像,推崇之意溢于言表。

不仅如此,近年来,在俄罗斯联邦的选举活动中,车臣也始终是普京得票率最高的地方,甚至达到了惊人的95%!

众所周知,俄罗斯现如今是联邦体制,联邦下有22个自治共和国,从车臣领导者与车臣人民的种种表现不难看出,车臣想要成为俄罗斯最忠心耿耿的小弟。

然而,在这看似一派祥和的外表下,实际却危机四伏,暗流涌动。


在不少俄罗斯人眼中,车臣,早已成为了俄罗斯的心腹之患。

看似忠诚的车臣,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猜忌?它又是否如俄罗斯人所言的那样生出了异心?或许,当我们了解了车臣的现状与历史后,心中便有了答案。

二、隐患重重:车臣的现状

首先,对于俄罗斯来说,车臣过于独立的地方军队始终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微妙的是,车臣的军队恰恰与效忠于普京的小卡德罗夫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原来,现在的车臣共和国内务部队名义上是国家的军队,服从于俄罗斯联邦,但实际上这支军队的前身是小卡德罗夫家的私人军队。

两位卡德罗夫的发迹史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复杂许多。老卡德罗夫原本是极力主张车臣独立,摆脱俄罗斯控制的,直到后来叛军内部发生分歧,老卡德罗夫才一改先前的强硬做派,向普京投诚。

可惜没过多久,老卡德罗夫就遭遇暗杀身亡,小卡德罗夫这才接任父亲,走上历史舞台。


在这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车臣的军队都只为卡德罗夫家族的人服务,俨然是一队私人雇佣兵。

这支军队也可谓是劣迹累累,他们不仅私自持有了大量重型武器,还知法犯法,垄断了车臣境内的多项涉黄涉毒产业,甚至公然干涉老百姓生活,发生了“强抢民女”的滔天丑闻。

2015年,47岁的车臣警察总长违背俄罗斯联邦所规定的“一夫一妻”制原则,强迫一位17岁的少女嫁给自己,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身为公职人员,此人的行为无异于藐视俄罗斯宪法,挑衅公众底线,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军队等机构在车臣所拥有的特殊地位。

然而,小卡德罗夫却矢口否认属下的恶行,甚至向报道此事的俄罗斯记者发出死亡威胁。有时,他们连俄罗斯驻扎在车臣的军队也不放在眼里。


而车臣所发生的一切普京不可能不知情,他之所以百般容忍,按兵不动,实际上还是依赖车臣在高加索地区的势力。

而且不管小卡德罗夫心中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至少在表面上,他仍然保持着对普京的极度恭敬。

可以说,二者之间相互试探,彼此掣肘,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其次,车臣日益增长的恐怖主义苗头也足以令莫斯科忌惮。

现如今,尽管车臣的经济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贫困的阴霾还是始终笼罩在这个国家的上空。

贫困造成了种种社会矛盾的爆发,失业率居高不下,年轻人无所事事地在街上游荡,这就给恐怖主义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俄联邦军队前驻北高加索联合集群司令曾这样描述过车臣的现状,他说,一些车臣人白天是平民,但到了晚上就变成武装分子,袭击俄罗斯军队,令人防不胜防。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恐怖主义分子瞅准了机会,花重金收买失业的车臣年轻人。这些年轻人在金钱的诱惑下,走投无路,最终只能铤而走险,加入非法武装,参与当地的恐怖活动。

对于一个强大而完整的国家来说,放任恐怖主义滋长始终不是长久之计。按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终有一日,车臣将为俄罗斯酿成大祸。

恐怖主义还会带来无穷的战乱,战火之中,经济没有任何发展和喘息的空间,车臣贫困的现状也无法得到改善,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再加上车臣拥兵自重,到了最后,恐怕无法找到任何能够制衡车臣的力量。

除此之外,车臣的极端宗教势力也让俄罗斯极为头疼。

车臣的极端宗教名为瓦哈比教,这个教派强调自己是极端纯洁的伊斯兰教,因此,教派要组织教徒对异教徒发动“圣战”。

尽管从老卡德罗夫开始,车臣当地的政府就开始强调打击瓦哈比教,但直到今日都收效甚微,如今车臣大多数的非法武装头目都是忠诚的瓦哈比教教徒。

过去,瓦哈比教极力在车臣境内鼓动独立,极大地威胁了俄罗斯联邦的稳定。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就连极端宗教也与时俱进,有了新的“追求”,从而给俄罗斯带来了更大的难题。


现如今,瓦哈比教的教徒已经不再宣扬车臣独立,相对应的,他们的目标摇身一变,成为了在整个北高加索地区建立真正的神权国家!

这个惊人的想法更是令俄罗斯眼前一黑,因为面对谋求独立的车臣非法武装,联邦尚且可以说服教育,乃至利用武力威慑。

但是,当敌人变成一群连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的狂热宗教徒后,这些手段都会在一瞬间失效。

据统计,从2009年开始,车臣的非法武装团体就开始组织人肉炸弹袭击,他们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献祭所谓的高尚神权。

就连莫斯科也受到了波及,2010年,莫斯科地铁内发生了自杀式恐怖袭击,作案者正是来自车臣的极端宗教分子。

对此,俄罗斯甚至有历史学家悲观地预言,倘若联邦再不采取有效的措施,扼制车臣的极端宗教势力,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北高加索地区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个以神权为主导的酋长国,和代表世俗政权的俄罗斯分庭抗礼。

不仅如此,车臣的存在也使得俄罗斯常年来饱受西方世界的议论,美国甚至以标榜人权为借口,企图从车臣突破,干涉俄罗斯内部事宜。


在过去的数年间,美国官员多次接见车臣反政府组织的头目,四处挑事,以各种手段膈应俄罗斯。

甚至在车臣反政府组织头目被击毙后,欧洲议会的部分议员还表达了哀悼之情。面对车臣挑起民族仇恨的恐怖分子,俄罗斯要求按照法律将其引渡,也被欧洲国家拒绝。

英国甚至变本加厉,同意了这些人的政治避难请求。

除了西方国家外,车臣也加剧了俄罗斯与周边其他国家的冲突。

如,格鲁吉亚就将车臣与俄罗斯暗中的矛盾看在眼里,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因此,他们一方面暗中向车臣反政府武装提供支持,另一方面剑指俄罗斯,率先指责他们扶持格鲁吉亚境内的分裂势力。

双方不得不陷入新一轮的交涉与骂战之中,俄罗斯分身乏术,也更加深刻地意识到,车臣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倘若车臣有变,那么整个俄罗斯联邦的安定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先前所一直提到的小卡德罗夫,尽管他看上去表演欲旺盛,并但实际上,小卡德罗夫在整个俄罗斯联邦政坛内拥有着惊人的政治影响力。

在权威咨询机构所列举的排名中,小卡德罗夫在俄联邦高层行政长官中的影响力排名第二,竟然仅次于莫斯科市长!

如此一来,倘若未来小卡德罗夫有变,那么普京也必然要劳心费神一阵。

那么,为何一个小小的自治共和国,会与俄罗斯之间有着这么复杂的关系?除了现状之外,我们或许还应当回溯历史,从精神与文化的角度探究,车臣是否真的会成为俄罗斯的心头大患。


三、新仇旧恨:车臣的历史

实际上,车臣与俄罗斯的历史绝对算不上愉快,严格意义上来说,车臣民族与俄罗斯民族甚至有着深仇大恨。

自古以来,车臣人就骁勇善战,自由无拘,骨子里流淌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血性。但是,由于车臣一族居住闭塞,又不断受到外界侵扰,因此生产力发展缓慢,直到16世纪才真正形成民族。

然而,车臣民族从形成之初,就在与俄罗斯民族进行斗争。

18世纪,沙俄军队远征北高加索,车臣联合众民族坚决抗争。尽管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里,车臣人始终没有停止抗击沙俄。沙俄打压得越狠,他们斗争的热情就愈发高昂。


直到苏联成立后,民族之间的矛盾才有所缓和。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车臣内部民族行政区划的更改,民族迁徙的发生与民族文化语言的退化,这一切都让车臣和苏联中央政府渐行渐远,直至离心离德。

而当苏联解体,俄罗斯联邦成立后,车臣与俄罗斯又在90年代末爆发了两次车臣战争。

第一次战争后,车臣取得了非官方的独立地位,第二次战争后,俄罗斯反败为胜,掌控了局势。

毫不夸张地说,车臣与俄罗斯两个民族的战斗其实从未停止,那么如今的暗流汹涌,自然也能找到最合理的解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历史的一种延续。


但是,改变历史,也是许多人毕生的使命与责任。车臣究竟会否成为俄罗斯的心头大患,如今大概还是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两次车臣战争让这个国家经济大幅度倒退,民众生活艰难。但是,如今的车臣在俄罗斯联邦的羽翼之下,已经在部分地区出现了高楼林立的繁华景象。

车臣共和国是自苏联解体后,新盖房屋比例最高的行政区之一。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俄罗斯助力了车臣的发展与复苏。

回顾往昔,新仇旧恨之中,究竟孰轻孰重,或许正是各方高层正不断掂量的重要命题。

无论如何,对于人民而言,和平与发展才是他们最渴望拥有的未来。

民族的矛盾并非一日能解,但旷日持久的仇恨只会伤人伤己,最终两败俱伤。唯有消弭仇恨,未来之路才能更加宽阔。

车臣与俄罗斯,相伴相生,彼此影响。至于未来如何,全世界也只能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