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欧洲国家的起源于民族大迁徙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汪达尔 欧洲 罗马 2022-12-08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公元375年,来自中亚的游牧民族匈人入侵东欧,导致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等蛮族被迫西迁,开启了近200年的民族迁徙运动,史称“民族大迁徙”。民族大迁徙给欧洲社会带来了严重的破坏,田园荒芜,城市破败,人口锐减,文化受到摧残,突出的事例是,455年,盖塞里克率领的汪达尔人占领罗马的时候,大肆劫掠和破坏,无数艺术珍品毁于兵燹。

盖塞里克率领汪达尔人占领罗马

然而,日耳曼人对罗马的征服不仅仅是野蛮对文明的征服,它对垂死的罗马帝国起了某种进步和解放的作用。日耳曼人建立的王国虽各有不同,但在本身原始公社制解体和国家产生的过程中,由于受到罗马帝国生产力的影响,使自身所具有的封建制萌芽与罗马帝国晚期所发生的奴隶制解体及封建制因素的萌芽结合起来,结果都先后确立起新的封建制度。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日耳曼人的大迁徙呢?

匈人的入侵,哥特人的战败固然是日耳曼人大迁徙的导火索,但日耳曼人的大迁徙却有着更为深层的原因。

其一:日耳曼民族的原始公社制解体,部落显贵、军事首领及亲兵渴望向外掠夺新的土地和财富;人口自然增长对生产力形成压力,为了发展畜牧经济,日耳曼人不得不向外地迁徙。

日耳曼人与斯拉夫人、凯尔特人一同被罗马视为欧洲的三大蛮族。日耳曼人共有20多个分支,其中最著名的有哥特人、法兰克人、勃艮第人、汪达尔人、伦巴第人、苏维汇人、盎格鲁-撒克逊人等。他们崇尚武力,雅好战斗,崇拜战神,具有鲜明的游牧军事文化特色。

一边劫掠一边作战的哥特骑兵和民兵

日耳曼人最早居住在波罗的海西岸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部。至公元一世纪,日耳曼人已在多瑙河、莱茵河和维斯瓦河之间的广大地区定居下来,过着亦农亦牧的生活,成为罗马帝国北方的邻居。

在匈人入侵前,日耳曼人已处于军事民主制的全盛时期,社会生产力低下,人口的自然增长速度超过了生产的发展速度,因而需要占领更多的土地;氏族贵族和军事贵族阶层,向往罗马奴隶主的财富和舒适豪华的生活。一些好战的氏族成员认为:“可以用流血的方式获得的东西,如果用流汗的方式得之,未免太文弱无能了。”因此,早在匈人入侵前日耳曼人就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向罗马帝国渗透,并屡屡发动进攻。匈人的入侵则将改变了这种缓慢的状态,日耳曼人不得不大规模进驻罗马帝国境内。

其二:古典奴隶制的危机和帝国的衰落,无力抵御外族入侵,因而使日耳曼人的武装迁徙深入帝国腹地。

从公元1世纪起,居住在莱茵河、多瑙河沿岸的许多日耳曼部落,都臣服于罗马,有的要向罗马提供辅助兵源。马可·奥勒留统治时期,开了在罗马帝国领土内大量安置外族人的先例。日耳曼人进入罗马帝国后,有的被安置在人烟稀少的荒芜地区,有的被分配在皇室的大地产及富裕大地主的土地上受其役使,从而成为罗马特别的“奴隶”“自由劳动者”。除农业生活外,日耳曼人还大量进入罗马人的家庭生活中去,充当仆役。日耳曼人进入罗马的第二条渠道是以雇佣军的身份进入罗马,补充帝国的兵源。日耳曼人被召进来以后,便成为罗马特殊的“客人”,他们负责戍守边防,抵御其他蛮人的侵扰,维持国内治安。随着人数的日益增多,他们在帝国军事、政治生活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有的成为高级长官,甚至皇帝的卫队也大都由日耳曼人组成。日耳曼军团不仅驻守在帝国边疆上,有的也驻守在帝国境内,特别是高卢省。有的日耳曼人甚至还担任了帝国军队统帅,如斯提利科、里塞默等人,这时,帝国出生的士兵已不到军队总数的四分之一。军队的越来越严重的“蛮族化”,实际上为日后日耳曼人征服罗马帝国埋下了祸根。

成分混杂的罗马军队

早在公元3世纪,罗马即已陷入全面危机之中。奴隶对劳动毫无兴趣,奴隶制大庄园非但不能再为奴隶主贵族提供丰富的产品,相反却成为危险的暴力反抗的策源地。帝国的政治危机也日益加深,政局动荡不安,帝国首都名义上是在罗马,实际上一会儿在米兰,一会儿在拉文纳,偌大个帝国已没有一个安全之地作为首府。随着自由小农的破产,兵源日益枯竭,帝国边防也日趋松弛,这使得日耳曼人可以从和平迁徙轻易地转向武力进攻,而这时,散居在帝国境内的日耳曼人则顺理成章地成为其境外同族最可靠的同盟军。公元4世纪,日耳曼人对罗马发起势如潮水般的攻击,但此时的罗马也已“病入膏肓”,无力阻挡外族入侵。

那么迁徙的过程是怎样的呢?

其一、西哥特人的迁徙

匈人袭击西哥特人-西哥特人定居巴尔干半岛(375年—378年)

376年春,西欧民族的另一支西哥特人遭到匈人袭击 ,他们得到东部罗马皇帝瓦伦斯的恩准,以“同盟者”身份,渡过多瑙河,移居巴尔干半岛北部的色雷斯,是为民族大迁徙的开始。但是罗马人却没有想到,哥特难民的入境导致了哥特人与罗马人的冲突,引发了一系列的治安问题。次年,西哥特发动暴乱,联合匈人对抗罗马军队。378年8月9日,阿德里安堡一战,西哥特人击败罗马军队,东部皇帝瓦伦斯阵亡。继位的狄奥多西一世打败西哥特人后,准许西哥特人定居巴尔干半岛。

一度被包围的皇帝瓦伦斯

狄奥多西一世掌控全罗马-西哥特王国的版图扩展到西班牙(388年—6世纪初)

388年,狄奥多西一世出兵攻打西部的篡权者马克西姆斯并取胜。394年9月的冷河会战,西哥特首领阿拉里克率兵随狄奥多西一世出征西部,西部的傀儡皇帝尤金尼乌斯和实际掌权者阿加波特战败,狄奥多西一世掌控全罗马。395年狄奥多西一世去世前将罗马帝国一分为二,东部分给长子阿卡狄乌斯,西部分给次子霍诺留。阿拉里克于狄奥多西一世去世之后重起反抗,南下希腊,西进意大利。410年8月24日晚劫掠罗马。为了占领罗马帝国的粮仓西西里和北非,阿拉里克于27日离开罗马南下,不久中途死去。西哥特人遂回师北上,越过阿尔卑斯山,进占高卢西南部。418年以图卢兹为中心建立西哥特王国。从5世纪末到6世纪初,西哥特王国的版图扩展到西班牙,这是日耳曼人在罗马帝国境内建立的第一个王国。

其二、苏维汇人、汪达尔人和阿兰人的迁徙(406年-455年)

继西哥特人之后涌入罗马帝国的是苏维汇人、汪达尔人和阿兰人。406年底,他们在美因茨越过莱茵河,经高卢,于409年秋进入西班牙。西哥特人侵入西班牙后 ,苏维汇人被迫退居伊比利亚半岛西北角 ,建立苏维汇王国;汪达尔人和阿兰人则由盖塞里克率领,于429年渡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北非。439年攻陷迦太基,建立汪达尔-阿兰王国。随后,汪达尔人又征服西西里西部、科西嘉岛、撒丁岛和巴利阿利群岛。455年,攻陷罗马城,大肆焚掠,全城文物毁坏殆尽。毁灭文化的“汪达尔主义”由此而得名。

其三、勃艮第人的迁徙(411年-457年)

公元411年,勃艮第人扶持了一个罗马傀儡皇帝乔维努斯,以他的名义侵入莱茵河东岸,公元436年被罗马军队联合匈人击垮,残存的勃艮第人迁移到日内瓦湖畔,向西发展,逐渐控制了法国境内的罗讷河和索恩河流域。451年,受埃提乌斯之邀,协助西罗马帝国与西哥特人打败了被称为“上帝之鞭”、不可一世的匈王阿提拉,史称沙隆之战。约457年,勃艮第人在高卢东南部建立勃艮第王国,定都里昂。

上帝之鞭——阿提拉

其四、法兰克人的迁徙(420年-507年)

法兰克人于420年渡过莱茵河,侵入罗马帝国,逐渐占领了卢瓦尔河以北高卢的大部分地区。486年,法兰克人在克洛维统率下,在苏瓦松地区击败西罗马帝国解体之后的残余西罗马军队,占据高卢北部,建立法兰克王国。公元500年,克洛维征服了勃艮第王国,507年又将西哥特人赶出了高卢,508年东罗马皇帝授予他执政官的称号。在克洛维去世前,法兰克已统一高卢大部分地区,并向莱茵河以东扩张,成为西欧蛮族王国中疆域最大的国家。

其五、盎格鲁-撒克逊人的迁徙(5世纪中叶)

继勃艮第人、法兰克人之后,5世纪中叶,西欧民族中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部落在匈人的强大压力下横渡北海进入不列颠。在粉碎当地凯尔特人的顽强抵抗后,占据该岛的东部和南部,建立许多小王国。

其六、东哥特人的迁徙。(375年-554年)

东哥特人原本住在黑海草原西部地区,4世纪后半期形成部落联盟。375年东哥特部落联盟被匈人击溃后,随匈人向西推进,居住在潘诺尼亚。453年匈人王阿提拉死后 ,东哥特人乘机摆脱匈人的统治。476年,西罗马帝国禁卫军将领奥多亚克废西罗马末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西罗马灭亡。488年,东哥特人在狄奥多里克的率领下联合匈人大举入侵意大利。493年,狄奥多里克诱杀奥多亚克,征服意大利,建立东哥特王国,定都拉文纳。

535年,拜占庭查士丁尼一世对东哥特王国发动战争,击败了东哥特,于536年占领罗马,540年占领拉文纳。554年东哥特王国被拜占庭消灭,从此东哥特人不在以一个民族存在于世。

君士坦丁时期与查士丁尼时期罗马帝国疆域对比

其七、伦巴第人的迁徙。(568年)

最后移居罗马帝国的西欧民族是伦巴第人。568年,住在潘诺尼亚的伦巴第人在阿尔博因的统率下,打败拜占庭,占领北部意大利,建立伦巴第王国,建都拉文纳,是为民族大迁徙的终结。从此,这些日耳曼民族在罗马的土地上开枝散叶。

历时近2个世纪的民族大迁徙结束后,在西罗马帝国的废墟上出现了十几个蛮族国家,其中以力量最强、存在最久的法兰克王国最为典型。这些蛮族国家就是西欧各封建王国的雏形,欧洲从此由古代进入到中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