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因为爱所以离开说的是郑徽和李娃的爱情故事吗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郑徽 李娃 2022-05-10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唐代文学家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著有《李娃传》,讲述的是郑徽和李娃的故事,下面简单介绍下。

郑徽,天资聪慧,前去长安参加科考,用其父亲的话可以说“一战而霸”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尽管如此,父亲还是给他备足了两年的费用。

阿娃,自幼父母双亡,跟随叔叔、婶娘长大,12岁时,婶婶被一个无赖拐走,叔叔带着阿娃去长安寻找,找了2个多月,眼看盘缠花光了,丝毫没有婶婶的音讯,于是,李娃自愿被李姥收养,李姥给了叔叔几贯钱兼做盘缠和他日后的生活之资。

李姥对阿娃倒是像女儿一样对待,只是她心中自有打算,她要把阿娃培养成自己的一课摇钱树。

郑徽带着父母的殷切期望和父亲备足的银两,赶考到了长安,前去拜访好友韦庆度,途中邂逅李娃就此沉迷于温柔乡,在第一次科考中落榜。

因娼家是个销金窟,郑徽从家里带来的银两已被散尽,因为落第他也没有脸面再张口向父亲要钱,眼看着混一天算一天过日子的郑徽“赖”着不走,李娃的假母李姥设计让李娃陪郑徽去烧香以求次年的功名。

然后装病诓回不知内情的李娃,随即搬家,郑徽回家后吃了闭门羹,惊慌失措的他急忙询问左邻右舍,但他们也不知所踪。

面对李娃的“背叛”,郑徽失望、愤懑,再加上穷困潦倒,于是愤而投河,不想被人救起,因救起后其身体一直未有明显好转,又被人送到凶肆,幸好遇到心地善良的冯大,细心照料,在凶肆以唱挽歌为生。

唱挽歌时被随父亲到长安“入计”的家中老仆认出,因父亲认为其有辱门风,被父亲毒打至昏迷,后沦落为乞丐,在冰天雪地中,郑徽外出乞讨时,被李娃认出。

李娃不顾一切,脱下绣襦裹住又脏又臭的郑徽,然后和婢女合力又拖又拽地把他拖到家里,看到郑徽此情此景,李娃心如刀绞。她马上给郑郎喂姜汤,喂鸡汤糜粥,吩咐仆人为他洗澡。

对于郑徽沦为乞丐,阿娃有着深深地自责,如因不是迷恋自己,本来意气风发、壮志踌躇的公子哥,怎会有三死三生、受尽屈辱和困苦的经历。

阿娃想,郑徽的沦落由她而起,也必须仍旧从她手里把他造就出来,于是,她做出了一个决定:既然爱他,便应当负起一切责任,自己要“补过”!

于是,阿娃说服李姥下了本钱,另外给郑徽租了房子,答应再供养一年,让郑徽精心学习功课以备次年的科考。

郑徽将养了数日,身体一日日康复了,阿娃对其耐心说服,细心引导,终于让郑徽又找回了重新参加科考的决心和信心,并花了上百两的银子为他买了几十部书。

从此,郑徽专心治学,终于在次年的科考中获得第二十二名进士及第的头衔,再后来,在阿娃因势利导地苦心劝说下,又经过一年的精心准备,获得了“直言极谏”的第一名!

一切辛苦地付出都有了回报,一切不堪的过往都已成为过去,美好的生活即将开始,这一切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不仅要扶掖郑徽上进,也要争取李姥的欢心,更要在生张熟魏之间,使尽手段,压榨他们的荷包,来维持整个门户的开销,这份负担压得她直不起腰来,却又要挺起脊梁做人。

现在,终于苦尽甘来,郑徽钟情于阿娃,他深深感恩阿娃对他的再造之恩,他说自己的有生之年,都是报答阿娃之日,并一再表明心迹:“任何牺牲,在所不惜。”他甚至愿意为此辞官为民,郑徽也取得了父亲的谅解。

不仅如此,因李娃对郑徽的重塑,郑父冒着被罢官降职的风险也要把阿娃迎娶进家门,这对于一向以方正严峻名声在外的郑父来说,能打破“良贱不通婚”的旧制,该是多么难能可贵!

然而,更可贵的是,阿娃想的更多的是郑徽和郑父的仕途和前程。

为了郑徽的前途,她要远远地离开他。

因为如果她嫁入郑家,郑父会因违犯《户婚律》而获罪。

郑徽会因为延祸于亲而为人不齿;而她自己也将被隔绝在贵妇淑女交游的圈子之外。

郑徽也将被世族豪门的圈子所隔绝。

她爱郑徽,所以她决意离开郑徽。

她愿意承受一切委屈。

这完全是出于她的衷心自愿。

以上是郑徽和李娃的爱情故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