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红杏出墙只为爱说的是步非烟的爱情纠葛吗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步非烟 《非烟传》 2022-05-11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容止纤丽,若不胜绔罗形容的是唐传奇《非烟传》中的女主角步非烟。

善秦声,好文笔,尤工击瓯,其韵与丝竹合。步非烟是美人,轻盈纤弱,形如柳丝,美人随风飘拂,罗绮加身不胜其重,那是多么惹人怜爱、多么让人心疼的瘦美人。

步非烟是才女,生性娴雅温柔多情,才情横溢、教养颇深,喜好文墨、工于音律,尤其是能弹一手绝妙的琵琶,敲击一手好瓯。瓯是古代的一种打击乐器,其音节与丝竹配合,颇能增加音乐的色彩,步非烟击瓯之技,堪称当时一绝。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样一个美貌和智慧并存的步非烟,美艳和才艺传遍洛阳城,不仅是赵象觉得美,我也觉得美。可人和人之间,是要讲究缘分的。爱情里甭管对与错,遇见才是先机。失了先机,有些错误,注定是要命的美。

河南府功曹参军武公业,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遇到了她,顿时一见倾心,千方百计托媒人说合,纳入府中。婚后,武公业对步非烟爱如至宝,整天尽以呆望着她的清丽身影为快事,除在公府留值外,他与非烟几乎寸步不离。

归属认知很重要,尽管武公业身为一方武将,长得虎背熊腰,五大三粗,性情耿直骠悍、粗犷躁烈,与步非烟很不搭调。

可是他是她的夫,她是他的妻,不休不可更改的事实。爱情很玄乎,就像是山间缭绕的烟雾,身在梦境,梦里梦外皆如烟,说不清道不明。

武公业对步非烟宝贝得很,可步非烟并不快乐。白天不懂夜的黑,确实是不好沟通。他给不了她柔情蜜意,不能与她诗词互答,在她弹奏琵琶、精心击筑时,不懂得领略音乐声中她的心曲。

一腔柔情与谁诉?风吹庭竹、雨打芭蕉的夜晚,步非烟一人对窗落泪,落寞萧索紧紧缠绕心间,挥之不去。

不知此时邻院赵象,闻得泣声作何想?才女多思、亦多情,步非烟心中十分渴望能遇见一个才貌卓绝的多情公子,高山流水琴瑟和谐,与自己相伴终身。

邻院赵象的出现,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步非烟这个红杏,更是深深吸引住了赵象的目光。再看赵象,美貌丰仪、神情秀朗,可不就是她心目当中的那个人。这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只是遇见的时间,晚了些。

相逢便是诗。这一日,赵象在自家庭院中读书,兴起,一边绕庭漫步,一边朗声吟诵诗书。而此刻,隔壁院中有步非烟摘花玩赏,隐隐听得院墙那边传来朗朗的读书声,语声激昂、抑扬有致,似乎颇得书中神韵,不禁为之感慨心喜,直想去探个究竟。

但转念意识到,自己身已有归属,不该生非分之念。回到屋中,邻院的读书声仍久久萦绕在她的耳畔,说不清道不明的撩拨心弦。

似乎事情就算过去了,可事实如何发展,总让人猜不透,来不及做准备。一日清晨晓雾迷蒙,赵象正在院中舞剑健身,转身腾跃中,从矮墙望到邻院。

纤秀的步非烟正独自一人在晨雾中赏花,她容貌胜过春花,似出墙的红杏,美得让赵象难以自持。赵象不知不觉地停了下来,越看越心荡神迷。

“蛱蝶飞来过墙去,却疑春色在邻家。”步非烟如雾中仙子,引得蛱蝶飞来,春色盎然,撩拨着赵象的心扉。

凝神立于花木丛中的步非烟,柳眉微蹙,神情中略带几分萧索,与她精致小巧的模样配在一起,让赵象深陷其中。穿花拂柳飘间,轻灵飘逸,赵象蹲在墙头久久无法平复激荡的心。

自此,赵象朝思暮想,辗转反侧,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读书,尽管知道她已为人妇。思量再三,他暗中收买武家的守门人,代为转达自己对步非烟的渴慕之情。

看门人见他所爱的竟是自家主人的夫人,自然不敢惹这个是非,赶忙推脱不受,但又禁不住赵家公子的苦苦相求,再加上厚利的诱惑,他答应了帮赵象。

守门人的妻子,趁午后人寂之际,婉转地对步非烟说出,赵象对她的倾慕之意。步非烟颇为惊异,似乎又听见那清朗的声音,一丝喜悦涌上心头,只一笑,施施然走进卧房。

情爱凌驾,春心如泉的步非烟与赵象,再也遏制不住喷涌的激情。有一便有二,便可接二连三,巫山云雨后,凡是武公业留值公府的夜晚,就是赵象与步非烟欢会之时。两人情深意浓,心息相通,彼此一个眼神或一声轻呼,都能唤起对方微妙默契的感应。

纸,终究包不住火的。无论赵象与步非烟,怎样尽力隐蔽行迹,还是有一些风声传到了武公业耳中。七尺之躯,如何能忍?其耻之辱,如何能忍?当然是不忍!武公业找来守门人妻子严加逼打,令其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东窗事发,武公业顿时火冒三丈,但他还是压住自己的火气,不愿相信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女子会这样背叛自己。他不动声色,第二天佯装留值公府,入夜时悄悄潜回家中,抓住两人偷情的证据。

悲愤交加的武公业责问步非烟,何以做出这样罔顾道德之事,步非烟并不惊慌讨饶,只淡淡地说:“生既相爱,死亦何恨。”也算是刚烈的一个女子了。

武公业见步非烟不但不否认、不惊恐,反而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转身到侧房取来马鞭,朝步非烟没头没脑地打去。

皮鞭下处,步非烟霎时皮开肉绽,她却咬紧牙关,并不讨饶,武公业愤怒不已,皮鞭一阵紧似一阵,一朵鲜花猛遭狂风暴雨的摧折,转眼就已凋零。

纤弱的步非烟在鞭打之下,很快就气绝身亡。

武公业一阵抽打之后,发觉步非烟已不动弹。

于是停下来走近一探,竟然已魂飞云外。

他不由地吓傻了,又怕又急、又爱又恨,一时不知所措。

为遮人耳目,武公业以暴疾而亡之名把步非烟葬在北郊邙山。

上面是关于红杏出墙只为爱说的是步非烟的爱情纠葛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