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红楼梦中晴雯与麝月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来源:镜子历史网标签:晴雯 清朝 2022-09-23责编:admin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晴雯是红楼梦里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她一直被看作是林黛玉的影子,下面由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

  论及《红楼梦》中的女子,除了主角钗黛之外,最具有争议性的一人当是晴雯。

image.png

  她是怡红院中最干净的女孩子,整个怡红院中,只有她虽然同样喜欢贾宝玉,却从未想过与他发生关系;同时也是最为明媚的女子,容貌姣好,能说会道。

  如此的晴雯,却也是怡红院中最不招人喜欢的丫头之一。

  她虽伶俐,所说出来的话却尖酸刻薄,惹得众人不快;虽是丫头,在怡红院中却总是小姐姿态,使得众人对其极为心生不满。

  但是,同为贾府的下人,在怡红院中,那些勾心斗角的丫头中也并非总是竞争关系。晴雯与麝月便是如此。

  打趣骂俏:丫鬟中的情谊

  作为怡红院中的四大丫头之一,曹公留给麝月的笔墨并不算太多,但从红楼中的诸多情节来看,麝月与晴雯之间的关系,并不像袭人与晴雯一般矛盾比较突出,反而因为共事的关系时不时发生一些趣味性的故事。

  在袭人因为母亲病重回家之后,本应在房内守着宝玉的人就少了一个,这也意味着平时做事最为细心周到的人暂时缺席。

  因而,当麝月和晴雯在宝玉房内收拾的时候,麝月便直言:

  麝月笑道:“你今儿别装小姐了,我劝你也动一动儿。”

  从这里可以看出,晴雯在怡红院中的小姐姿态是常态,而袭人离开之后,麝月也只是用开玩笑的语气与她说,说明麝月是比较了解晴雯秉性,因而才选择了最适合晴雯的对话方式。

  而当晴雯还想偷懒的时候,麝月又说:

  麝月笑道:“好姐姐,我铺床,你把那穿衣镜的套子放下来,上头的划子划上,你的身量比我高些。”

  全句下来,麝月都是有理有据,且半求人的态度使得晴雯无法挑剔。虽然最终这件事是由宝玉完成,但可以看出,麝月对于晴雯,心中并非埋怨,反倒处处展现出比较亲昵的态度。

  晴雯在怡红院威风惯了,看不顺眼的人多着,对袭人都一直不客气,但对麝月,却又极为友好,甚至还能与她嬉笑:

image.png

  晴雯笑道:“好妹妹,也赏我一口儿。”麝月笑道:“越发上脸儿了!”晴雯道:“好妹妹,明儿晚上你别动,我服侍你一夜,如何?”麝月听说,只得也服侍他漱了口,倒了半碗茶与他吃过。

  晴雯与麝月之间的表现,就宛如两个关系要好的小丫鬟间互相开玩笑,这种亲近的相处方式让我们对于怡红院内各丫鬟的关系都有了改观。

  而两人的互动并不止步于此,当麝月出去小解的时候,晴雯就打算扮鬼捉弄她。但是由于出门受冻,晴雯复又钻到了宝玉杯子里暖身子,而后等麝月回来的时候才又回到自己的床上。

  当麝月看到晴雯回自己床时,便问道:

  麝月道:“你就这么‘跑解马’似的,打扮得伶伶俐俐的出去了不成?”宝玉笑道:“可不就这么出去了。”麝月道:“你死不拣好日子!你出去站一站,把皮不冻破了你的。”

  当晴雯想要吓麝月的时候,贾宝玉就对着窗外告诉麝月晴雯要吓她,因此,麝月回房看到晴雯回自己床才有了这番疑问。

  这里的“出去”自然是指晴雯出门打算吓她,而“跑解马”又是什么意思呢?

  跑解马,又叫“跑马卖解”,是指骑马表演各种技艺谋生的卖艺活动。这里就是说晴雯的穿着如同“跑解马”似的。

  在前文中,曹公就对晴雯的穿着进行了描述:

  晴雯等他出去,便欲唬她玩耍。仗着素日比别人气壮,不畏寒冷,也不披衣,只穿著小袄,便蹑手蹑脚的下了熏笼,随后出来。

  由此可见,当麝月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晴雯只穿着小袄。而小袄穿着本身看着就比较精干,因此才会有“伶伶俐俐”的说法,这与大街上卖艺人的穿着比较相似,因此麝月才会将之联系到一起去。

  从这里看,似乎有一种相互倾轧的感觉,但而后,麝月的话便让我们明白,晴雯在那么冷的天穿如此少的衣服,麝月虽是嘴上不饶人似的骂着,但实际上却是透露出对晴雯的关心,话说完之后,麝月还特意在房内的火盆里碳又埋了一下。

image.png

  贾宝玉的怡红院

  贾宝玉的怡红院,是丫鬟们最不安分的地方,且各个丫头都有着讨好贾宝玉的行为,因而难免产生竞争关系,以至于我们总觉得贾宝玉的房内总是上演宫斗剧。

  在这之中,袭人差不多是被内定的主子人选,傍上了王夫人这个靠山。因此,与晴雯的嚣张不同,袭人是不露痕迹的主子做派,是准姨娘选手。

  而在麝月让宝玉帮她梳头的情节中,我们也可以从晴雯的口中推测出麝月与宝玉也发生过关系。

  但是,与袭人得王夫人赏识,晴雯得宝玉喜欢不同,麝月作为袭人教出来的丫头,身上也或多或少带着袭人的影子。更不用说秋纹碧痕,这些基本上都有着明争暗斗的感觉。

  但实际上,除了晴雯与众人的矛盾之外,大家都维持着表面的和谐。当麝月与晴雯以一种和谐的状态出现的时候,也就表示整个怡红院中并非只有竞争。

  袭人不在家之后,反而让晴雯与麝月亲近的关系得以展现,各丫头们终究也只是下人,她们在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的时候,也保持着一定的情谊在其中。